當前位置: 首頁 > 清史研究 > 專題研究 > 政治
清代封印制度的經與權?
作者:王日根?徐婧宜 責編:

來源:《歷史研究》2021年02期  發布時間:2021-07-13  點擊量:2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換背景   簡體版   繁體版 

印信是歷代王朝權威的象征,是公文的唯一行政信用憑證,只有加蓋印信的公文才具備行政效力,“無印信文字,不許入遞”,A因而備受重視。B清朝典志詳列各種不同印信的材質、大小、印文等形制內容,并規定如何使用印信。C國家嚴厲打擊漏使印信的行為,“凡各衙門行移出外文書漏使印信者,當該吏典、對同首領官并承發,各杖六十。全不用印者,各杖八十”。對因漏蓋印信而延誤公務者的懲處更重,“若漏印及全不用印之公文,干礙調撥軍馬、供給邊方軍需錢糧者,各杖一百。因其漏使不用,所司疑慮,不即調撥供給而失誤軍機者,斬監候。亦以當該吏為首,經管首領官并承發,止坐杖一百,流三千里”;以及“凡盜各衙門印信者,不分首從,皆斬監候。又偽造印信、時憲書、條例云欽給關防與印信同。盜關防印記者皆杖一百,刺字”。D

                 

A       《大清律例》卷 22《兵律·郵驛·遞送公文》,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6 年,第 672 冊,第 695 頁。

B        相關研究有任萬平:《清代官印制度綜論》,朱誠如、王天有主編:《明清論叢》第1輯,北京:紫禁城出版社,1999 年,第 298316 頁;伍躍:《官書與文書行政》,周紹泉、趙華富主編:

《’98 國際徽學學術討論會論文集》,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00 年,第 332358 頁。

C       《清朝文獻通考》卷 143《王禮考十九·璽寶符印》,上海:商務印書館,1936 年,第

60856096 頁;《清朝通典》卷 54《禮·嘉四·寶印》,上海:商務印書館,1935 年,第 23802386 頁;乾隆《欽定大清會典》第 28 卷《禮部·儀制清吏司·鑄印》,景印摛藻堂《四庫全書薈要》,臺北:世界書局,1988 年,第 198 冊,第 232233 頁;《欽定大清會典則例》卷 63《禮部·鑄印局》,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622 冊,第128139 頁?!肚宄ㄖ尽妨信e了各級印章的材質和印文。(卷 12《六書略二》,上海:商務印書館,1935 年,第 68116814 頁)

D       《大清律例》卷 7《吏律·公式·漏使印信》、卷 23《刑律·賊盜上·盜印信》,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72 冊,第 517、713 頁。

清代的封印制度承襲自明代。明嘉靖年間曾任南京刑部主事等職的田汝成記 “除夕……官府封印,不復僉押,至新正三日始開”,A清初亦如此,后逐漸發展為官署衙門“于每年十二月之十九、二十、二十一三日之內,由欽天監選擇吉期吉時,照例封印,頒示天下,一體遵行”。至來年正月,于“十九、二十、二十一三日之內,由欽天監選擇吉日吉時,先行知照,朝服行禮,開印之后,則照常辦事矣”。B道光時期官至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的周壽昌言:“今世中外官,以每年十二月二十日封印,或十九,或二十一,要不出此三日。開印亦然,次年正月二十日開印?!?sup>C康熙年間即定封印期間官署停止公務活動,休假月余,D這體現了清朝統治者貫徹“以孝治天下”,以營造官員與民同樂的和諧氣氛。

前有研究涉及封印制度的源流演變、休假時間、封印儀式和封印后政府的辦公規程。E本文擬聚焦清代封印制度在實際運行中的經權互參,進而揭示封印制度的內在張力和經權智慧。

A       田汝成輯撰:《西湖游覽志余》,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年,第 294 頁。

B        徐珂編撰:《清稗類鈔》,北京:中華書局,1984 年,第 36、27 頁。

C       《?思益堂日札》卷 4《封印》,《周壽昌集》,王建、田吉校點,長沙:岳麓書社,2011 年,第 278 頁。不同文獻對封印休假的具體時間記載略有出入,《燕京歲時記》中記封印日期為十二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潘榮陛、富察敦崇:《帝京歲時紀勝?燕京歲時記》,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 年,第 93 頁);開印日期為來年正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但許多記載了嘉慶末期至光緒末期封印、開印時間的官員日記均未支撐該說(如《林則徐全集》,福州:海峽文藝出版社,2002 年,第 9 冊,第 47、83、142 頁等;《翁心存日記》,張劍整理,北京:中華書局,2011 年,第 227、301、308 頁等;翁萬戈編,翁以鈞校訂:《翁同龢日記》,上海:中西書局,2012 年,第 49、54、333 頁等;《王文韶日記》,袁英光、胡逢祥整理,北京:中華書局,1989 年,第 4、67、73 頁等;《曾紀澤日記》,劉志惠整理,北京:中華書局,2013 年,第 1953 頁)。本文以《清稗類鈔》所記為準。

D       具體更定時間難考。晚清曾任翰林院編修、國史館協修的俞樾曾言“今制未知何時更定”(《茶香室叢鈔》卷 6,《俞樾全集》,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7 年,第 20 冊,第 125126 頁)。查慎行《人海記》亦稱“壬午十二月二十三日,各衙門已封印兩日矣,忽有旨召各省新授督學臣入南書房候考”(卷下《考督學臣》,《查慎行集》,張玉亮、辜艷紅點校,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 年,第 2 冊,第 446 頁)。壬午年為康熙四十一年(1702),可知當時封印時間已提前至臘月二十日前后。

E        相關研究有楊聯陞:《中國制度史研究》,彭剛、程鋼譯,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8 年,第 21 頁;李伯重:《“終歲勤動”:夸張還是現實?——19 世紀初松江地區各行業從業人員年工作日數之考察》,《學術月刊》2008 年第 4 期;劉文波、張文秀:《清代封印制度考述》,《河北民族師范學院學報》2014 年第 3 期;杜實、夏闖:《漢族春節的封印儀式考察——以遼寧省燈塔市西三家村為例》,《內蒙古民族大學學報》2014 年第 5 期。

一、封印年休,制度之經

自漢至清,國家都制定了官員公休制度。漢代五日一休沐的常規性假日延續至元代,歷朝休沐的間隔時間長短不一;此外還設有若干節假日。明清時期公休假期緊縮,明代取消了常規性休沐假期和大部分節假日,至清代僅存封印制度給予官員一年內唯一的公休假期。A

印信是國家公文有效性的憑據,對官員而言,管好印信是重要職責之一??滴跄觊g就規定了官員每日公務結束后要親見印信入匣,用印時要親見印信被取出;吏員加蓋印章時官員必須在旁督責,不得使印信遠離自己,吏員用印后要報告蓋印數量;官員要隨身攜帶印匣鑰匙,甚至要提防家人偷取。道光年間的《牧令書輯要》也有類似記述。B

封存印信意味著政府停止處理公務,官員進入休假狀態。順治元年(1644),清政府首次規定了封印典禮的大致流程,“每歲封印開印,先期禮部札欽天監擇吉具題,行知內外各衙門”。C康熙九年(1670),政府對封印禮儀作了較為詳細的規定,“凡每年封印日洗御寶,前期大學士啟奏。是日,典籍隨學士赴乾清門,內監捧出洗凈,入匣”。D后在此基礎上增加了“洗寶所需器物行內務府支用”??滴跷迨荒暌幎斯賳T行封印禮時的服飾衣冠,“在京官遇朝賀、祭祀、到任、封印、開印照常用朝服。各省官員拜牌、到任、封印、開印、祭丁、入場亦照常朝服披執外,其文武官謁見、迎送上司止用補服。如違禁濫用者,事覺照違禁例,從重議罪”。E

封印儀式為當時之大典,“非特文武各衙之有印者然,縣丞等鈐記亦然也”。F 晚清官員岳超回憶封印儀式時說,“各個有關防印信的衙門的主要官員都集合在一起,把官印供奉在正房當中的案桌上,率領全體人員對之叩頭行禮,然后用寫好的

A       楊聯陞:《中國制度史研究》,第 1827 頁;李紅雨:《簡論由宋至清公共休假制度》,《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13 年第 4 期。

B        凌銘麟:《新編文武金鏡律例指南》卷 1《選州縣新任要覽·重印信》,《四庫全書存目叢書》,濟南:齊魯書社,1996 年,史部,第 260 冊,第 300301 頁;徐棟原輯,丁日昌選評:《牧令書輯要》卷 1《政略》,《續修四庫全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年,第 755 冊,第 391 頁。

C       《清朝文獻通考》卷 143《王禮考十九·璽寶符印》,第 6095 頁。

D       《清朝通典》卷 23《職官一》,第 2160 頁。

E        《欽定大清會典則例》卷 2《內閣》、卷 65《禮部·儀制清吏司·冠服》,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20 冊,第 63、170 頁。

F        海上漱石生:《滬壖話舊錄》,宋鉆友整理,熊月之主編:《稀見上海史志資料叢書》,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12 年,第 2 冊,第 36 頁。

‘封印大吉’紅紙封條粘貼在印匣上面,為期一個月”。A美國傳教士盧公明記當時福州“封印的順序是,從最高一級的官員開始,到最低一級的官員結束。所有僚屬都必須出席并見證長官的封印儀式”。B

封印儀式的結束意味著官員可以暫時卸下公務,他們的文集、日記中記錄了封印日與同僚聚飲、拜訪道賀等活動。歷經咸豐、同治、光緒、宣統四朝,并曾出任則例修纂官的富察敦崇就詳細描述了封印日“各部院掌印司員必應邀請同僚歡聚暢飲,以酬一歲之勞。故每當封印已畢,萬騎齊發,前門一帶,擁擠非常,園館居樓,均無隙地矣”。C曾在工部等處任職的孫寶瑄,也記錄了光緒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九日(1909年1月10日)“封印交班訖,遂衣冠以待。會沈雨老至,群登堂揖賀。在郵司與同僚射燈謎為戲”。D

統治者也盡量保證官員在封印期間得到充分休息,與家人團聚。雍正十三年(1735)底,直隸總督李衛以離京不遠、想面聆圣訓為由,奏請進京隨班行禮,恭賀乾隆帝登基的第一個元旦令辰?;实叟鷱屠钚l不必前來,留在保定與家人團圓,盡享天倫。E封印過后,進入慶賀新年的準備階段?!兜劬q時紀勝》就詳載了封印后至新年前北京官民的節日活動:

歲暮官署封印,諸生散館。送灶神后,掃除祠堂舍宇,糊裱窗槅,貼彩畫玻璃窗眼,剪紙吉祥葫蘆,還賬目,送節禮,謝先生,助親友饋炭金,整齊祭器,擦抹什物,蒸糕點,炸襯供,調羹飯,治祭品,擺供獻,雕茶果,神堂懸影,院內設松亭,奉天地供案,系天燈,掛琉璃。F 趙翼《歲節》一詩中也有類似描寫,“戛釜家家爆孛婁,糟床茅酒亦新芻。兒童放學官封印,樂過蒼鷹脫臂耩”。G皇宮內也要張貼春聯,慶賀新春,“各宮殿門對聯撰自翰林,次由工部,每至封印后,工部堂官率屬敬謹懸掛,新春開印后,收而謹藏之,歲以為?!?。H

官方封印儀式堪稱壯觀,不過,封印制度在實際運行中呈現出“要務立辦、細事展限”的經權相參狀態。

A??岳超:《晚清京師雜憶》,文安主編:《晚清述聞》,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4 年,第 7 頁。 B??盧公明:《中國人的社會生活》,陳澤平譯,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72頁。

C       潘榮陛、富察敦崇:《帝京歲時紀勝?燕京歲時記》,第 93 頁。

D       孫寶瑄:《忘山廬日記》,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年,第 1249 頁。

E        《直隸總督李衛奏請準乾隆元年元旦進京隨班行禮折》,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十九日,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雍正朝漢文朱批奏折匯編》,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1 年,第30 冊,第 303 頁。

F        潘榮陛、富察敦崇:《帝京歲時紀勝?燕京歲時記》,第 4041 頁。

G       趙翼:《甌北集》,李學穎、曹光甫校點,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年,第 1326 頁。

H       王昶:《蒲褐山房詩話新編》,周維德輯校,濟南:齊魯書社,1988 年,第 9596 頁。

二、要務立辦,彰顯國威

封印期間若所有官員休假一月,國家政務勢必暫停運轉。為調和官員放假和政務運轉的矛盾,順治二年便規定:“各衙門封印不理事,如遇緊急事務仍行辦理?!?sup>A在官員普遍休假的狀態下,以“要務立辦”進行協調,確保政務運行有序。國家雖然規定封印期內需立辦要務,卻未明示“要務”的范圍,通過檢閱檔案、官員日記等資料可以發現,立辦之要務主要有以下三類。

(一)軍務

“軍旅乃國家第一要務”,B因此,即使在封印期間,如有軍情,經辦官員也必須盡快處理。

面對影響空前的太平天國,晚清政府調集了大量人力、物力應對,即使在封印期內,相關軍務也必須從速處理,不得展延。咸豐三年(1853),王慶云由戶部侍郎調任陜西巡撫,不得不在封印期內忙于籌措軍餉,救濟前線。其日記記載: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得方伯公文,籌解京餉;并續解舒云溪制軍軍餉;又官捐先借庫款 4 萬兩墊解。二十七日籌撥京餉 10 萬兩,借墊官捐 4 萬兩,是日起解。二十八日接部文,共撥 650 萬兩解充部庫,其中陜西 41 萬兩,春季趕解 25 萬兩,正月到京。咸豐四年正月初一,記接探報稱獨流有臘月十日之捷。初二日得兩書,稱河東商捐 260 余萬兩可以濟餉;接黃壽臣書,稱甘餉不足。初五日興平李令述楚省賊情;藩司有言興安防兵領餉甚急。初六日商州牧言防堵頗費銀兩,為之愕然。初七日奉廷寄稱廬州失守,命籌餉 10 萬兩濟師。初八日兩司來,商討皖餉籌措之事。初九日接見同官,言渭南捐輸之事。十一日讀甘肅、新疆會籌兵制奏稿,將陜西各提鎮屬應派防兵停派,以省遠道供億之煩;得恒中丞書,稱河東商捐可及 300 萬兩以供征用。十三日商防堵團練各款應令截清,先行造報。十四日致子臨書,言陜省辦防以來,動款數十萬兩,有支無銷。咸豐四年,王慶云調山西巡撫,任內解京餉并協濟各省逾千萬兩,封印期依舊忙于籌集軍需。C

咸豐三年正月十六,河南巡撫陸應谷連上三封奏折,請求展限軍政,待至豫省軍務告竣后再行舉辦,請求調撥武職營員以供軍事差委,并將襄辦軍務得力之河南候

A       《世祖實錄》卷 13,順治二年正月丁酉,《清實錄》第 3 冊,北京:中華書局,1985 年,第 121 頁。

B        《欽定大清會典則例》卷 109《兵部·武選清吏司·出征》,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23 冊,第 251 頁。

C       王慶云:《荊花館日記》,北京:商務印書館,2015 年,第 565575、686692 頁。

補道保升直隸知州。A一日內圍繞軍事活動連上三封奏折,軍情緊急已令前線官員難以休假。同治元年(1862)郭嵩燾任蘇松糧儲道,與兩江總督曾國藩一道經辦軍務。同治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郭嵩燾至新閘觀看英兵操練洋槍隊;二十三日受命與徐佩瓀乘炮船同赴徐六涇;二十七日會客籌辦局務;同治二年正月初三,接見外來官員商辦軍務;正月初七接見張巖云、成楚材、陳麗生三鎮軍;初十日傳諭,責令報捐京米;十一日草擬籌辦京米情形各折片;十五日開設籌辦京米局。B面對捻軍起義時,經辦官員也須從速立辦。咸豐七年正月的封印期內,河南巡撫英桂連作數封文牘匯報軍情并請求支援。C圍繞軍事行動,涉及兵丁、軍需、火器等要事皆須立辦。

(二)重大民生事項

1. 賑濟救災

賑濟救災作為事關民生的重大事項,也是上自皇帝、下至地方官員皆須立辦的要務,不能展限拖延。

康熙二十八年,京畿地區遭遇旱災。十二月底,康熙帝頒布詔諭告誡大臣,不可在封印之時貪圖享樂,須思百姓疾苦,九卿、詹事、科道等官員須齊集午門前商議救濟災民之策。D

道光元年(1821)至五年,陶澍任安徽巡撫,其間安徽遭遇洪水,災情嚴峻。陶澍在道光三年封印期內忙于“核放賑銀,稽查戶口,以及籌劃兵糧,督修江壩,各屬被水后城垣、倉監、營汛報有坍塌,須委勘興修”,皇帝還為此推遲了陶澍進京陛見的時間。皖省其他官員也被調動起來,“印委各員,務須戶必親到,口必親驗,極貧、次貧,細為體察”。若“實心實力,弊絕風清,即分別存記,留俟保薦。倘辦理不善,即撤省參奏,另行委辦”。同治九年,直隸遭旱災,正月封印期內,大名府知府李興銳一直忙于賑濟事務,下縣視察災情,還廣召紳士,勸諭幫辦賑事??な?、縣令、同知等都被調動起來,參與賑濟。E

縣官還會在封印期內救濟縣內貧民,保障他們安然過冬。乾隆時期,尹侃任肅

A       段自成、李景文主編:《清代河南巡撫衙門檔案》,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2 年,第 192194 頁。

B        梁小進主編:《郭嵩燾全集》,長沙:岳麓書社,2018 年,第 8 冊,第 576580 頁。

C       段自成、李景文主編:《清代河南巡撫衙門檔案》,第 449461 頁。

D       王先謙:《東華錄》康熙 44,康熙二十八年十二月己卯,《續修四庫全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年,史部,第 370 冊,第 238 頁。

E        陶澍:《陶云汀先生奏疏》卷 6《撫皖稿·附奏趕辦要務,于封印后入覲折片》、卷 7《撫皖稿·附奏遵旨暫緩入覲折片》,《陶澍全集》,長沙:岳麓書社,2010 年,第 1 冊,第

150151、158 頁;《李興銳日記》,北京:中華書局,2015 年,第 14 頁。

寧縣知縣時,曾記述自己清查、救濟縣內貧民之事:發給貧民棉衣;讓鄉保將貧民引回原村的同時,捐俸購糧,待封印的第二天讓統計在冊的貧民前來領糧,以保其過冬度歲。A

2. 惡性案件

事關地方安泰的惡性案件,如人命要案和惡性斗毆事件,也是地方官于封印期內必須辦理之要務。

清政府規定了民間訴訟的受理時間,凡遇“慶賀穿朝服,及祭享、齋戒、封印之期,上元、端午、中秋、重陽等節,四月初八日、每月初一、初二日并穿素服日期,俱不理刑名”。B但重大人命案件不受此限制,官員聽聞報告后必須立刻“詳鞫尸親、證佐、兇犯人等,令其實招,以何物傷何致命之處,立為一案”,然后親往相驗,且須在驗尸現場作出初步判決。C同治九年,趙烈文署磁州知州,于封印期內處理若干詞訟。十二月二十三日,河莊楊具妮與外來獸醫劉洛吉同宿被火焚死,二十四日赴河莊驗尸,并訊明緣由,了結完案;同治十年正月初九,訓供前日所拿獲之閻武氏命案兇犯,與前供相符,收禁候辦;正月十九,接受西鄉劉王氏被王相和揢死一案,二十日前去驗尸,驗明死因,并嚴緝兇手。D趙烈文在封印期內記錄了多筆理訟,但只有人命案件被詳細記錄,并在案件呈報次日下鄉驗尸,全部審理結案??梢?,對地方官員而言,人命要案是封印期內非辦不可、不得展限的要務?!饵S巖訴訟檔案及調查報告》中整理了浙江黃巖從同治十三年至光緒十五年的司法檔案,有明確時間記載的共 78 件,有 2 件告于封印期內,皆為人命案件。E 除人命要案外,惡性斗毆事關地方安泰,不受封印停訟的限制,縣官必須立刻處理,至少要立即驗明傷痕,防止因拖延造成傷痕變化,妨礙案情判斷。F道光十六年正月十二日,時值封印,巴縣縣民段興遞訴狀,言劉宗萬家及其雇工龔三率地痞至段家打砸,打毀香爐、茶壺等,并將自己年逾六十的伯父毆傷至臥床不起。G縣官接此訴狀,依循“離城窎遠之區及繁冗州縣,委系不能逐起驗看者,許

A       乾隆《肅寧縣志》卷 10 下《藝文志》,《中國地方志集成》之《河北府縣志輯》,上海:上海書店、成都:巴蜀書社、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6 年,第 43 冊,第 559 頁。

B        《清朝通志》卷 79《刑法略五·刑制》,第 7223 頁。

C       《大清律例》卷 37《刑律·斷獄下·檢驗尸傷不以實》,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73 冊,第 154155 頁。

D       趙烈文:《能靜居日記》,長沙:岳麓書社,2013 年,第 13851391 頁。

E        田濤等主編:《黃巖訴訟檔案及調查報告?傳統與現實之間——尋法下鄉》上卷,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年,第 134137 頁。

F        《大清律例》卷 27《刑律·斗毆上·保辜限期》,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73 冊,第 5 頁。

G       四川省檔案館編:《清代巴縣檔案整理初編·司法卷·道光朝》,成都:西南交通大學出版社,2018 年,第 149150 頁。

委佐貳、巡捕等官代往,據實驗報”,A差仵作前去驗傷,并令段家約鄰在場佐證。

這也證明了惡性斗毆案件是地方官須立辦的要務。

(三)關涉王朝安危的其他事件

乾隆十六年(1751)至十八年的孫嘉淦偽稿案,牽涉范圍廣,涉案人數多,朝廷對此十分重視。乾隆十六年七月初二,云貴總督碩色奏稱發現密稟一紙,“假托廷臣名目,膽肆謗訕,甚至捏造朱批”,為此碩色一邊拿獲傳播之人,一邊具折上奏。八月初五,乾隆諭令嚴懲傳抄之人,勿令黨羽得有漏網。B此后兩年內,涉案人數愈加龐大,內容愈加復雜。乾隆十六年十二月初四,四川總督策楞奏稱拿獲囚犯“恃停刑月份,又復轉相扳指,翼圖抵賴”。C十三日,兩江總督尹繼善奏稱,為迅速辦理此案,以免要犯望風而逃,奏請“封印之后亦須上緊查辦,不許稍有遲誤”。D乾隆十七年,皇帝發現偽稿案頭緒甚多,多省均有關涉之處,非尋常案件可比,因而于十二月初九下令“不必拘泥常例,扣除封印及不理刑名日期,隨到隨辦,總以迅速為要”。十八日重申“作速根究,不可任其狡展,不必拘定封印期內不理刑名”。E面對紛繁復雜、影響統治的偽稿案,乾隆數次下令封印期內務須速辦,不少官員圍繞著偽稿案緊張辦公,他們的封印假期被嚴重擠壓。

三、細事展限,封印實態

別有用心者往往利用封印前夕事務繁雜而渾水摸魚。乾隆六年十二月,皇帝指出,在福海打死已贖家人常德并肢解燒埋一案中,刑部官員因福海為大學士福敏之孫而有意袒護,特意選在本章最多之封印日具奏案件,企圖蒙混過關,將福海一案

A     《大清律例》卷 27《刑律·斗毆上·保辜限期》,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73 冊,第 5 頁。

B     《碩色奏提塘吳士周稟內發現偽稿折》,乾隆十六年七月初二日;《嚴拿傳播偽稿逆徒諭》,乾隆十六年八月戌(初五日),《清代文字獄檔》增訂本,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11 年,第 697698、702 頁。

C     《策楞奏逐案根究偽撰首犯情形折》,乾隆十六年十二月初四日,《清代文字獄檔》增訂本,第 795 頁。

D     《尹繼善奏究出官貴震傳抄偽稿得自黃景良折》,乾隆十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清代文字獄檔》增訂本,第 803804 頁。

E      《鄂容安務宜上緊根追不必拘泥常例諭》,乾隆十七年十二月乙未(初九日);《莊有恭上緊作速根究范仲玉供情諭》,乾隆十七年十二月甲辰(十八日),《清代文字獄檔》增訂本,第 906、907 頁。

謂為小案,從輕發落。A為此,乾隆將刑部尚書來保及滿漢堂官一并嚴加議處。

雍正二年曾定“每年封印后所到本章,令提塘官送司驗收貯庫……其尋常本章,均俟次年開印之日,校閱明白,封送內閣”,B乾隆二十九年湖南巡撫陳宏謀提出“在京部院封印后,于外省文移。概不收閱”,C可能會貽誤要事,遂建議各部院對各類來文作出判斷。

對于以縣官為代表的地方官員而言,可展之細事較為明確。戶婚田土之訟不需在封印期內處理。雍正十年,青浦縣發生一則官告民案件,由當地巡檢沈弘任于十二月十三日首告,至來年二月二十七日青浦知縣黃應信牌示沈弘任銷案,歷經兩月有余,審理頗為緩慢。D嘉慶二年(1797)正月二十二日,巴縣王羅氏控告故夫胞兄王升企圖逼嫁,侵吞家物。此事發生在正月十五日,但直到縣衙開印,王羅氏才投遞訴狀。E嘉慶六年正月十六日,巴縣劉正龍控訴徐老么將妻子拐逃并偷走衣服等事。時值封印,縣官僅收下劉正龍訴狀,委托約鄰何正全等協查,并未介入調查審訊過程,在來年約鄰協查結果出來后,才傳喚人證到庭。F道光二十年十月初三,巴縣劉華瑞狀告劉崇華借錢不還一事,此案案情頗為簡單,但持續時間頗久。從二十年十月初三至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來回共 34 份狀紙、筆錄,幾乎每月不停。但值得注意的是,從二十年十二月二十日劉宏道遞保狀,至二十一年正月二十五日劉華瑞遞稟狀,中間停止遞狀月余。G上述諸案均可見,民眾對封印期間官府不理戶婚田土等細事心知肚明,故封印期內發生的細事糾紛,會等到官府開印后再遞訴狀。

清朝規定封印停訟,為防止封印期內差役奉票傳案,滋生舞弊,乾隆二十八年規定:“各衙門凡有差票事竣,即宜隨時查銷。如遇封印而案未完結,于封印時將票暫行繳銷,俟開印差拘,另行給票?!?sup>H乾隆年間,貴州舉人毛之燕出任陽山知縣,為防止自己封印休假后,無法對胥吏進行有效監管,于每年封印日將所行簽牒

A       王先謙:《東華續錄》乾隆 14,乾隆六年十二月辛亥,《續修四庫全書》,第 372 冊,第

83 頁。

B        《欽定大清會典則例》卷 151《通政使司·接受本章》,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24 冊,第 713 頁。

C       《高宗實錄》卷 703,乾隆二十九年正月己巳,《清實錄》第 17 冊,北京:中華書局,

1985 年,第 851 頁。

D       伍躍:《官告民:雍正年間的一件維權案——〈青浦縣正堂黃李二任老爺訊審銷案等呈詞抄白〉跋》,《中國史研究》2009 年第 3 期。

E        四川省檔案館編:《清代巴縣檔案整理初編·司法卷·嘉慶朝》,第 3 頁。

F        四川省檔案館編:《清代巴縣檔案整理初編·司法卷·嘉慶朝》,第 2125 頁。

G       四川省檔案館編:《清代巴縣檔案整理初編·司法卷·道光朝》,第 159200 頁。

H       嘉慶《大清會典事例》卷77《處分例·書役》,《近代中國史料叢刊三編》第? 65輯,臺北:文海出版社,1991 年,第 3631 頁。

全部銷毀。A

封印期間不理刑名的制度一直持續到清末。新政時期,清政府引進西方司法制度,在浙江設立的杭州府地方審判廳貼出文告,對清朝舊例有所突破,表示封印后一切民事訴訟仍照常受理。

位高權重之官因身處要職,即使在封印期,也常有要事處理,不過,相對平日而言,休閑放松的機會還是多了些。道光三年十二月,林則徐以江蘇按察使署江蘇布政使,在該年封印期內,無要事亟須處理,因而主要在宴飲聚會、四出拜答、祭神行香等活動中度過。B咸豐八年,郭嵩燾雖身居要職,但他除四次入直、與來京的僧格林沁商議夷務海防外,便在賞畫拜賀中度過年歲。C同年封印期內,身為陜西學政的翁同龢,多僅拜答會客、賞畫作字等。D

有記錄日記習慣的官員畢竟不多,通過分析官員奏折,也大體可見其日程及處理之事。咸同年間以軍功起家而擢升一方大員的陳寶箴,其所留奏折始于光緒五年七月,終于二十四年九月。其間,陳寶箴歷任湖北按察使、直隸布政使、湖南巡撫等職,參與甲午戰爭、戊戌變法,其奏折有明確時間記載的共 433 封,僅 10 封成于封印期內。E光緒二十五年,王之春署山西巡撫,次年調安徽巡撫,所留奏折起于當年四月,終于二十七年八月,所涉之事多與甲午戰敗相關,凡政治、經濟、軍事等無所不包。所留《椒生奏議》共 5 卷 85 封奏折,除因不知當年開印日期,無法對光緒二十七年正月十九日所上《借撥司庫銀兩片》作出判斷外,其余 84 封奏折皆為開印后所奏,可見即使時局動蕩,官員在封印期內也可以稍事休整,不必如開印辦公時般忙碌。F

若將考察范圍擴大至整個官僚體系,便可以更清晰地展現封印后官員的輕松狀態。奏折制度形成于雍正時期,相比以往擴大了具折上奏官員的范圍,同時形成了一整套繕折、傳遞、批閱、發還、繳回的程序。封印期間,用印之題本不能呈進,但不須蓋印之奏折仍可遞送。G清代封印制度也在雍正時期定型,時間延長至一個月左右。通過檢閱雍正朝漢文朱批奏折可發現,封印期內官員上折數量明顯偏低。

封印期內整個官僚系統的狀態都較平日松弛,各級官員得以休息、團聚。

A       《廣東通志》卷260《宦績錄三十》,臺北:華文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1968年,第4303頁。

B        《林則徐全集》,第 9 冊,第 142143、316320 頁。

C       梁小進主編:《郭嵩燾全集》,第 8 冊,第 176183 頁。郭嵩燾在咸豐八年供職于翰林院,當年十二月入直南書房。

D       翁萬戈編,翁以鈞校訂:《翁同龢日記》,第 5054 頁。

E        汪叔子、張求會編:《陳寶箴集》上冊,北京:中華書局,2003 年。

F        《王之春集》上冊《椒生奏議》卷 15,趙春晨等校點,長沙:岳麓書社,2010 年。

G       劉錚云:《具題與折奏之間:從“改題為奏”看清代奏折制度的發展》,《四川大學學報》

2017 年第 2 期。

為保障封印期內立即處理要務,公務運作不至完全停擺,衙署多采取每日輪流派人員值守,以備不虞。但這種輪班也因封印普行年假而不能得到普遍執行,常有官員休班不到,署內空無一人的情況。光緒二年正月初八,翁同龢到署發現署內空無一人。A此外,即使上級官員要求僚屬于封印期內立辦要務,也可能面臨僚屬的違抗。張之洞督鄂時,一日會值新年封印,須立復京中要電,而文案委員回寓度歲,張之洞召集文案舊人辦稿,竟無人至。張之洞十分憤怒,但也無可奈何。B 總體而言,即使身在高位、經辦要務的高官,封印后的狀態也與平日公務繁忙之態有異。林則徐、郭嵩燾、翁同龢、陳寶箴、王之春等高層官員在無要事須辦的情況下悠度年假,是官員封印休假、無事閑暇的縮影。

當然,不同官員在封印期的實際休假狀態也有差異。勤政愛民的官員在封印后仍勞心于細事,孜孜為民。光緒二十一年二月,廣東陸豐知縣李平書謁見巡撫馬丕瑤,得到馬丕瑤夸獎:“君于封印后,不憚勞苦,為一古廟整頓僧規,可見平日孜孜為民矣。吾入粵境遍訪州縣,無一若君勤民者,真好官也?!毙幢弧白啾Q?,傳旨嘉獎”。C

四、制度糾偏,預用空白

封印制度出現在國家法典里,具有制度剛性,但在協調官員休假與王朝運轉之間,采用了“預用空白”作為變通途徑,以便處理封印后不得不辦之要務?!邦A用空白”即預先在公文上加蓋印信,封印制度設立之初,并無這一規定,但在實踐中,為不破壞封印制度的要旨,人們制定了若干變通性條文進行彌補,以求經權相參、確保效率。不過,“預用空白”容易滋生弊病。雍正十二年,在候選、簡選人員方面,強調須用同鄉京官印結,衙門設立號簿登記出過印結緣由,將冊內無名即赴選之人糾問,將預用空白印結者,“令該堂官照預給空白例參處”。乾隆二年重申不許使用空白印信,各部院衙門行移事件時,需鈐印編號,“一應空白,悉令嚴行禁止”。D

隨著政務日趨繁雜,封印期內處理要緊公務已成必然,不得不以“預用空白” 進行糾偏。清朝統治者發現,只要“預用空白”在嚴密監控下實施,一定程度上可促使政務在封印期內有效運轉,因而謹慎地規定了“預用空白”的使用方法。雍正

A       翁萬戈編,翁以鈞校訂:《翁同龢日記》,第 1217 頁。

B        徐凌霄、徐一士:《凌霄一士隨筆》,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1997 年,第 1125 頁。

C       李平書、穆藕初、王曉籟:《李平書七十自敘?藕初五十自述?王曉籟自述》,方爾同、陳正書標點,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年,第 37 頁。

D       《欽定大清會典則例》卷 21《吏部·考功清吏司·印信》,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620 冊,第 422423 頁。

四年,禁止“預用空白”的規定出現松動,但局限在八旗及各部院范圍內,并不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雍正六年,增加八旗衙門如何“預用空白”的規定,“封印前一日,于空紙及封套上預行用印,登記數目,該都統等收貯,以備封印后遇有緊要之事填用”。同時規定了如何防止偽弊,嚴懲借機作偽者和不察之上司,“登記用過數目,開印日將未用者驗明銷毀。有借端作弊者交部治罪,該都統等不行詳察,罰俸六月”。但此時封印期內“預用空白”的做法,還僅限于有限的范圍內。乾隆五年,為解決政令下達不暢問題,遂規定“內外大小凡有印信衙門,均于封印前一日酌量件數,各用空白印紙并文移封套,以備封印后遇有緊要公文之用,仍各登記號簿。在京衙門呈堂收貯,外省衙門同印信在內衙存貯,有緊要文書方行填用”。同時,規定開印后要核銷未使用的空白用印文書,并對借端作弊和不察官員照“禁止空白印信例”治罪。A至此,清廷準許在全國范圍內推行“預用空白”。

對“預用空白”進行事無巨細的規定,恰恰是清朝統治者尊重封印制度的體現,這些條文十分細致,執行過程也十分嚴謹,防止在操作中出現紕漏。清政府一方面對封印制度作出適度的變通,以“預用空白”為制度糾偏手段,方便官員辦公;另一方面堅持了“封存印信”的原則。

清代封印制度以經權智慧盡力協調國家與社會、皇帝與官員的不同需求。封印期間正值春節,官員們得以休整和與家人團聚,但政務處理不能因為封印而停擺,關涉王朝、民生的重大事項、突發事件等,必須及時作出應對,皇帝甚至不惜強制高層官員放棄休假,處理緊要政務。為規范封印后緊要事務的處理方式,王朝還以 “預用空白”進行糾偏。清朝封印制度的規定和運行實態,兼顧了制度的剛性與實行的彈性。通過經權相參:封印休假是經,要務立辦是權;官員放假是經,皇權干涉是權;封存印信是經,預用空白是權。寓變于恒、寓權于經,堅持常制、事急從權,將權變穩定于常制之內,體現了中國傳統政治體制的特殊智慧。

A?《?欽定大清會典則例》卷 147《督查院三》,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24 冊,第

634635 頁;卷 117《兵部·職方清吏司·公式二·八旗》,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23 冊,第 465 頁;卷 21《吏部·考功清吏司·印信》,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 620 冊,第 422 頁。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9034103號-1京ICP備19034103號-2 京公網安備 11040202440053號 網站訪問量:0 技術支持:澤元軟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