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清史研究 > 專題研究 > 政治
清代的鑾儀衛
作者:杜家驥 責編:

來源:《故宮博物院院刊》2020年第10期  發布時間:2021-06-08  點擊量:34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換背景   簡體版   繁體版 



鑾儀衛,是清代負責皇帝、后妃之乘輿車駕及儀仗的機構,其制度沿襲、改設自明代錦衣衛。古代王朝帝制時代,凡服務于皇帝、皇室的近御機構,均有值得注意的特色內容,清代的鑾儀衛也是如此。這些帶有特色的內容,有助于對清代帝王制度的全面認識。鑒于目前尚無對鑾儀衛的專門研究,因作專文考察。

一?鑾儀衛的機構與人員設置

清入關后的順治元年,沿明制而于京城設錦衣衛。不久改稱鑾儀衛,罷其偵緝等職事,專司供奉帝后車駕儀仗。定制后的機構設官如下:

掌衛事大臣一人,由皇帝從王公或八旗滿洲、蒙古大臣中選任。鑾儀使三人,正二品。以上為堂官(長官)。堂官之下的屬官,為鑾儀衛分支機構——六所一衛之官,共一百余員,是鑾儀衛職官的主體官員,有冠軍使(正三品)、云麾使(正四品)、治儀正(正五品)、整儀尉(正六品)四種,設在各分支機構中。分支機構六所一衛,又統稱“七所”,分工辦理鑾儀衛各類事務。六所一衛及其下分司各自職掌如

[表一]。

鑾儀衛總辦公務的機構為“印房”,設正辦事章京、副辦事章京各二員,均以本鑾儀衛的滿洲冠軍使、云麾使兼充,總司七所平日事務。

每所設掌所印滿洲冠軍使一人,掌所事漢軍云麾使一人。旗手衛設掌印滿洲冠軍使一人,掌衛事漢軍冠軍使一人。

每所或衛下設二司,每司設掌司印滿洲云麾使一人,掌司事漢軍治儀正一人。所下還設閑散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一至四人不等,均為滿洲缺。旗手衛設閑散滿洲治儀正三人、整儀尉四人。道光五年,又增設宗室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

另外設有侍衛,無定員,與七所十四司官一同辦事。還有“鳴贊鞭官”,為滿洲官缺,負責典禮過程中的傳宣鳴鞭。

[表一]  鑾儀衛的六所一衛及其下分司的各自職掌

六所一衛

其下分司

職掌

左所

鑾輿司、馴馬司

掌皇帝輦輿、五輅之設用

右所

擎蓋司、弓矢司

掌鹵簿所設之傘、蓋、刀、戟、弓、矢、殳、槍及鳥獸之旗

中所

旌節司、幡幢司

掌鹵簿所設之麾、氅、旌、節、幡、幢、纛、幟、鉞及仗馬

前所

扇手司、斧鉞司

掌鹵簿所設金八器、交椅、方杌、八風旗、扇、星、御仗、拂、祭祀用盥器,并掌置靜鞭、設棕薦、整品級山

后所

戈戟司、班劍司

鹵簿所設旗、瓜、吾仗

馴象所

東司、西司

掌設朝象、儀象,庋藏行幸樂、前部樂之樂器,用則提供給署史(奏樂者),并掌象之畜養

旗手衛

左司、右司

掌設鹵簿樂,以及朝會、皇帝巡幸出入宮、祭祀、出齋宮之鳴鐘鼓。日月食,陳金鼓以救護,夜則司鐘鼓之值更


職官之下設校尉兩千多人,從事抬輦輿、擎執儀仗器械等事。其名目有軍尉、旗尉、民尉,統稱校尉。軍尉有親軍尉、護軍尉。親軍尉選自上三旗親軍,從事鹵簿中儀刀、殳、戟、弓箭的擎執。護軍尉選自內務府包衣三旗護軍營,從事鹵簿中豹尾槍的擎執及牽引仗馬。以上軍尉皆臨時傳取調用。旗尉、民尉負責擎執儀仗中的其他儀械器具,以及抬輦輿、亭,其中抬輦輿主要由旗尉擔任。旗尉選自內務府三旗包衣,有474名。演奏鹵簿中的行幸樂、前部樂之“署史”,也選自內務府三旗包衣。民尉共1856名,選自京縣大興、宛平兩縣民人,及近京的外州縣人。乾隆四十四年以后,不再選自外州縣,改為選用內務府包衣旗人。民尉還擔任演奏鹵簿樂、抽靜鞭、養象與設儀象、朝象的責任?1?。

校尉除了抬舁皇帝乘坐的輦輿外,還在各種禮儀中抬舁不同的“亭”,如祭祀典禮中放祝版、玉、帛等的“祝版亭”,放焚香等的“香亭”,安設列祖神牌的“神亭”,慶賀典禮時放置王公百官向皇帝慶賀表文、進士黃榜及詔書等的“龍亭”,放禮部表文等的“表箋亭”,放冊封之冊、寶及玉牒、實錄、時憲書等的“彩亭” 等,均由鑾儀衛官率領校尉抬舁,設引仗,以鼓樂前導,放置相應之處。有的禮儀還有其他器具,如頒詔典禮,校尉設云盤、黃蓋于太和殿丹陛下,設龍亭、引仗于午門外。待詔書出,以云盤承接,上張黃蓋,出午門,放置龍亭內,在黃蓋、引仗前導下,校尉將龍亭詔書抬至天安門。宣詔官在天安門上宣讀畢,以金鳳銜詔書續至天安門下,云盤承接,放置龍亭抬至禮部。再如文武殿試后傳臚大典,則鑾儀衛官率校尉奉黃榜,以云盤承接,張黃蓋,放龍亭內,抬至長安左門外長安街懸掛。春秋二季舉行經筵大典,則鑾儀衛官率校尉抬書案至文華殿講所。另外,凡文武殿試、考選翰林與庶吉士散館、考選御史及試差,及天安門外考試歲貢,皆簡用鑾儀衛官分撥校尉巡綽。

此外還有蒙古畫角軍、漢軍更夫。蒙古畫角軍(也稱蒙古鳴角軍)30人,選自上三旗蒙古,從事吹蒙


?1?  以上據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嘉慶朝武英殿刻本。儀象為寶象、導象,朝象于大朝、常朝時設于天安門外。

古畫角(布勒器)。漢軍更夫40人,選自八旗漢軍?1?,擔任午門、神武門鐘鼓值更,皇帝出巡、圍獵駐蹕處值更,及郊壇內之守更?2?。

鑾儀衛衙署設在西長安門內。存放鹵簿儀仗用具之庫有兩處:內鑾駕庫,在皇宮東華門內之南;外駕庫,在東長安門外。


二?清代皇帝之鹵簿、后妃之儀衛

皇帝的輦輿儀仗,稱作“鹵簿”,是皇帝“至尊”身份的重要體現,因而其規格最高,規制也最復雜。清代鹵簿規制在乾隆八年、十三年從名稱到規格發生了較大變動,其后基本形成定制。本文所述,主要是定制以后的情況。

(一)皇帝鹵簿的組成部分

1. 輦輿車駕

這是皇帝出行的乘具,眾人觀瞻,最能體現皇帝的至尊身份與尊貴地位,所謂“等威莫大于車服”,說的是最能體現等級的無過于車駕與服飾?;实鄣能囻{即出行乘具,有以下幾種,均為鹵簿的組成部分。

(1)輦。有玉輦、金輦,為乘轎,有蓋、檐、帷幔,是皇帝最高規格的乘具。玉輦規格又高于金輦。玉輦高一丈一尺一寸,上蓋銜玉版,內轅長三丈八寸五分,外轅長二丈九尺,用36人抬。金輦高一丈零五寸,上蓋銜金版。內轅長二丈八尺一寸,外轅長二丈六尺一寸,用28人抬。

(2)輿?3?。有禮輿、步輿、輕步輿。尺寸規格明顯小于玉輦、金輦。禮輿高六尺三寸,轅長一丈七尺六寸五分,大橫桿二,長九尺,小橫桿四,長二尺二寸五分,肩桿八,長五尺八寸,以16人抬。禮輿也是轎,有蓋、檐、帷幔,蓋上金頂。步輿、輕步輿則不屬于轎,無頂蓋、無帷幔,只設座椅,通高三尺五寸、三尺四寸。步輿、輕步輿均為16人抬,而在材質、裝飾及座椅、轅、橫桿、肩桿的尺寸等方面有所區別。

(3)輅。實即車,但設而不乘。有五種,即“五輅”:玉輅、金輅、象輅、木輅、革輅,主體形制如轎,以蓋的裝飾材質——玉板、金板、象牙板、木(花梨)板、革板區分并名之,配合其他不同裝飾,別為等次。五輅均為兩輪,輪的直徑皆三尺三寸。不同輅的高度稍有區別,玉輅、金輅高一丈二尺余,其余三輅高一丈一尺余。另外,玉輅、金輅皆以象駕引,其他三輅以馬駕引,而用馬——服馬(駕轅馬)、驂馬(轅兩


?1?  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三九《兵部·車駕清吏司》。

?2?  乾隆《大清會典則例》卷一六九《鑾儀衛·譙漏》,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3?  “輿”有時也稱“輦”,但高規格的玉輦、金輦不稱“輿”。

邊拉套之馬)的數量各不相同:象輅,以八匹馬駕引(服馬二、驂馬六);木輅,以六匹馬駕引(服馬二、驂馬四);革輅,以四匹馬駕引(服馬一、驂馬三)。

2. 篦頭

可稱為狹義的“儀仗”,種類多樣,最復雜。為免敘述雜亂,權且分為以下幾類。

(1)雕飾儀件。質地為竹、木。有四種:仗、瓜、星、鉞。

仗,有引仗、御仗、吾仗,皆竹制,長五至七尺,或繪金云龍,或端飾銅鉆(或銅鉆涂金)或兩者兼而有之。

瓜,有立瓜、臥瓜,長七八尺,頂為木雕瓜形。

星,雕木,高八尺余,圓頂如星。鉞,雕木,高八尺余,首為鉞形。

(2)旌旗類。有幟、旗、纛、麾、氅、節、旌,有的又分多種,以“旗”最多,諸如:日旗、月旗、云旗、雷旗、風旗、雨旗;列宿旗、五星旗;五岳旗、四瀆旗;神武旗、朱雀旗、白虎旗、青龍旗;天馬旗、天鹿旗、犀牛旗、赤熊旗、黃羆旗、游麟旗、彩獅旗;云鶴旗、孔雀旗、儀鳳旗、翔鸞旗。共80多種。旌則有教孝表節旌、明刑弼教旌、行慶施惠旌、褒功懷遠旌、振武旌、敷文旌、納言旌、進善旌,其繡花緞面中,各繡本旌之教孝表節、明刑弼教等滿、漢文字。纛有八旗驍騎纛、八旗護軍纛、八旗前鋒纛、五色金龍纛。幟、麾、氅、節種類較少。

(3)幡扇傘蓋類。有幡、幢、扇、傘、蓋。

幡有龍頭幡、豹尾幡、絳引幡、信幡。龍頭幡桿首為戟形,橫刻龍首系幡。豹尾幡,懸豹尾,長八尺,上銜金葉,綴金鈴,加金镮系幡。絳引幡如龍頭幡,惟垂幨是青紫黃三重,桿如黃麾。信幡,繡滿、漢文信幡字,藍邊,垂幨是青黃紅三重。幢有羽葆幢、霓幢、紫幢、長壽幢。扇有鸞鳳扇、雉尾扇、孔雀扇、單龍扇、雙龍扇、壽字扇,通高皆一丈一尺左右。傘有赤方傘、紫方傘、五色花傘、五色九龍傘、黃九龍傘。蓋,有導蓋、九龍曲蓋、翠華蓋、紫芝蓋、九龍蓋、五色花蓋、五色龍蓋。蓋頂直徑皆五尺余,翠華蓋為綠色蓋,紫芝蓋為紫色蓋,其余皆黃色蓋。九龍蓋、五色花蓋、五色龍蓋直柄,余皆曲柄。高者一丈二尺余,矮者八尺余。

(4)武器類。有戟、殳、槍(豹尾槍)、儀刀,并有弓箭及盛裝的革具櫜、鞬。

(5)器具類。有杌(幾)、椅,皆飾金或涂金。瓶、盤(槃)、壺、盒、爐,皆金質。拂(拂塵)。

3. 仗馬、儀象

仗馬,從內務府上駟院調用。設于鹵簿中時,項懸朱纓,鞍、鐙皆銅鋄金,鞍為黃氈緣青邊,馬首、馬身皆以黃絨、緞裝飾。

儀象,鹵簿所用有寶象、導象。寶象全身裝飾,類似仗馬,背馱寶瓶。導象又名朝象,披藍屜,不加羈飾。

4. 其他

紅燈,鐵絲籠外圍紅紗,中置銅盤插燭,竹柄,頂以曲項之龍首銜環懸燈。

靜鞭,各種禮儀儀式中,鳴鞭以示肅靜或開啟后續儀節程序。

(二)皇帝鹵簿的種類、規格及使用場合

皇帝的鹵簿有四種,是根據皇帝參與不同活動的性質、地點而設定的,由皇帝所乘不同之輦、輿,及所設儀仗器物的多少、樣式等,標示不同的規格。這四種鹵簿是:大駕鹵簿、法駕鹵簿、鑾駕鹵簿、騎駕鹵簿。各種鹵簿配以不同的“樂”。其中大駕鹵簿、法駕鹵簿較隆重。

1. 大駕鹵簿

大駕鹵簿是規格最高的儀仗,皇帝到天壇三大祀——圜丘(祭天)、祈谷、常雩(祈雨)時使用。另外皇帝大閱(閱兵典禮)時至行宮、禮成還宮,亦用之。

大駕鹵簿儀制,前列導象、寶象,次《前部大樂》。以下為五輅。次《鐃歌樂》。間設紅鐙。下為:引仗、御仗、吾仗。其次:立瓜、臥瓜、星、鉞。其次:旗、纛、麾、氅、節、旌、幡、幢、扇、傘、蓋。其次:戟、殳、豹尾槍、弓矢、儀刀。其次:仗馬。次:杌、椅、瓶、盤、壺、盒、爐、拂。以上器具,皆由鑾儀衛官率校尉擎執。隨后是皇帝乘坐的“玉輦”及玉輦左右前后的布設。玉輦周圍為鑾儀使二人奉輦,冠軍使一人、云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整儀尉二人扶輦。玉輦前為九龍曲柄黃華蓋,并有前引佩刀大臣十人,提爐二人。玉輦后為佩刀后扈大臣二人。領侍衛內大臣、侍衛班領率豹尾班執槍、佩儀刀、弓矢之侍衛隨輦。其后,為宗人府王公、散秩大臣、前鋒統領、護軍統領等。殿后為黃龍大纛,由領侍衛內大臣率侍衛什長、親軍等司纛。

2. 法駕鹵簿

法駕鹵簿的儀制為皇帝乘金輦,樂用前部大樂《鐃歌鼓吹》,儀杖為御仗、吾仗、立瓜、臥瓜、星、鉞、扇、旗、纛、蓋、豹尾槍、弓矢、儀刀、弓矢等,較大駕鹵簿稍減。其余與大駕鹵簿相同。

使用法駕鹵簿的場合?;实奂婪綕桑ǖ貕?、太廟、社稷壇、日壇、月壇、先農壇、歷代帝王廟及先師廟各壇廟,設法駕鹵簿。祭祀不同壇廟時,細節上略有差別,如:祭太廟、社稷壇,不設前部大樂;祭日壇、月壇、先農壇、歷代帝王廟、先師廟,皇帝乘禮輿,不乘金輦。其余相同。

以下場合也設法駕鹵簿:

(1)慶典朝賀。萬壽、元旦、冬至這三大節朝賀以及重大慶典筵燕。前一日,鑾儀衛官員率校尉在太和殿陛鋪設棕薦。次日,將法駕鹵簿設置在太和殿門外至天安門前。其制為:太和殿的門外正中,立九龍曲柄黃華蓋。太和殿檐下東、西,分設拂、爐、盒、壺、盤、瓶、椅、幾。以下,殿前的丹陛東、西,設儀刀、弓矢、豹尾槍、殳、戟,由親軍尉、護軍尉分班擎執。以下自丹陛三層,相間達于兩階,設九龍曲柄黃蓋、翠華蓋、紫芝蓋、九龍黃蓋、五色九龍傘、五色花傘。階下設靜鞭?1?。階前甬道東、西,列仗馬。丹墀東、西,列紫、赤方傘及扇、幢、幡、旌、節、氅、麾、纛、旗、鉞、星、瓜、仗,至太和門外,設玉輦、金輦(皆設而不乘)。午門外,序列五輅。五輅之南,設寶象、《鹵簿樂》(《鐃歌鼓吹》)。以南的天安門外,設朝象(即導象)。如果在圓明園行慶賀禮,則法駕鹵簿設在正大光明殿階下至大宮門外,而不設儀象、輦、輅。

(2)獻俘禮?;实塾玳T,舉行凱旋后的獻俘禮,則設九龍曲柄黃華蓋于午門樓檐下,將朝會設在太和殿丹陛的鹵簿設在午門外左右兩觀之下,并將設在丹墀的鹵簿,設于闕左門、闕右門至端門之北,將仗馬設在兩角樓前,輦、輅、儀象設在天安門外。靜鞭置于兩角樓夾御道左右。所設之樂《金鼓鐃歌大樂》在午門前,《丹陛大樂》在鹵簿末。

3. 鑾駕鹵簿

鑾駕鹵簿為皇帝行幸于皇城時所陳設?2??;实鄢瞬捷?。其制為前列《導迎樂》。以下為御仗、吾仗、立瓜、臥瓜、星、鉞。其次為五色金龍小旗、五色龍纛。以下為雙龍黃團扇、黃九龍傘、九龍曲柄黃華蓋,及佩刀前引大臣十人,排在皇帝所乘步輦之前。步輦之后為后扈佩刀大臣二人、豹尾班侍衛執槍十人、佩儀刀十人、佩弓矢十人,殿以黃龍大纛。

4. 騎駕鹵簿

騎駕鹵簿為皇帝出巡以及大閱時所使用?;实鄢溯p步輿。其制為:前列《鐃歌大樂》,間以《鐃歌清樂》,蒙古角?3?。其次為御仗、吾仗、立瓜、臥瓜、星、鉞。次為五色金龍小旗、五色龍纛。次為單龍赤團扇、雙龍黃團扇、五色花傘。次為豹尾槍、弓矢、儀刀。次為九龍曲柄黃華蓋,以下,是皇帝所乘輕步輿或所乘之馬,其前為前引佩刀大臣十人,其后為后扈佩刀大臣二人,次為豹尾班侍衛執槍十人、佩儀刀十人、佩弓矢十人,殿以黃龍大纛。大閱則陳鹵簿于行宮門外?4?。

設鑾駕鹵簿、騎駕鹵簿時,如果皇帝乘馬或乘便輿,則步輿仍設。便輿有暖輿,有涼輿,視時節而定,抬輿者或用八人,或用四人?;实鄢溯傒?,宮內用內監,出宮用旗尉?5?。


?1?太和殿前丹陛肅立滿洲傳贊鳴鞭官六人,面向東。丹墀有校尉四人,各執靜鞭,分立東西?;实鄢鰧媽m,午門鳴鐘鼓?;实塾偷顣r,奏樂,升座,樂止,傳贊鳴鞭官傳宣鳴鞭,校尉鳴鞭三次,文武百官行禮,禮畢,仍贊鳴鞭。隨后進行后續程序。

?2?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左所》。

?3?  皇帝親征詣堂子行禮和舉行大閱典禮等之時,用蒙古畫角軍行騎駕鹵簿。如大閱時,鑾儀衛于帳殿前左右設蒙古畫角。兵部尚書奏請鳴角,蒙古畫角先鳴,以下親軍海螺遞鳴,以次鳴達軍陣,軍中舉炮,伐鼓行陣。此外,皇帝出巡,每日黎明時,蒙古鳴角軍

于御營門前鳴畫角,署史鳴大小銅角,申時(下午3-5點間,又作晡時)鳴畫角。前揭乾隆《大清會典則例》卷一六九《鑾儀衛·譙漏》。

?4?見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一一〇九《鑾儀衛·鹵簿·陳設鹵簿》,商務印書館,1909年。

?5?  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左所》。

(三)后妃所用的轎輿儀仗

皇室后妃所用的轎輿儀仗,總稱為“儀衛”,按使用人的身份高低,可分為儀駕、儀仗、彩仗三種?1?。其乘具,初有輦、轎、輿、車,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所用有輦、轎、輿,皇貴妃、貴妃、妃所用有轎、車?2?。

后皆稱為轎、輿,最后統稱為輿、車?3?。其制如下:皇后所用稱“儀駕”:其中鳳輿十六人抬;儀輿八人抬;鳳車、儀車,均以馬駕。

皇貴妃、貴妃所用稱“儀仗”:其中翟輿八人抬;儀輿八人抬?;寿F妃用翟車、儀車。貴妃有儀車無翟車。

妃、嬪所用稱“彩仗”:其中翟輿八人抬;儀輿四人抬;用儀車。

以上,除皇后配備之儀輿、儀車各二乘外,其余輿、車皆各一乘。每車以一匹馬駕之。

儀衛中的儀仗用具有:拂塵、提爐、香盒、盥盤、唾壺、水瓶,自提爐至水瓶皆赤金質,鑲嵌云鳳、花草,飾珊瑚、青金、綠松石等。還有:金杌、金交椅。繡九鳳(或七鳳)黃蓋。各色緞繡九鳳傘、黃緞繡花傘、紅緞方傘。黃緞、紅緞繡龍鳳扇。黃紗繡五色龍鳳之金節。各色緞繪金龍鳳旗。臥瓜、立瓜、吾仗?4??;适液箦脙x衛,各按身份由以上器具配設。

后妃平日使用儀衛,主要是在皇宮內,由內監知會鑾儀衛,并由鑾儀衛之五所按制提供,后妃儀衛 “用旗尉,大內陳設則用內監”?5?。后妃出宮,以及皇室人員婚喪之事,則用到鑾儀衛及其他機構人員。后妃在宮外使用儀衛,其“舁輿、擎仗,俱用旗尉,內廷則用內監”?6?,旗尉是內務府皇室包衣。其扈從守衛則用皇宮中侍衛,“皇太后、皇后、妃、嬪出入,以乾清門侍衛四人、暨侍衛十人前導。如出郊外,前引侍衛二十人,其余侍衛在豹尾班(侍衛)后扈從”?7?。

皇帝大婚時鑾儀衛也參與其中,其規程為:皇帝升太和殿,閱冊寶畢,授冊封使臣迎娶。鑾儀衛至皇后母家邸第,陳鳳輿、儀仗?;屎蟪锁P輿,鼓樂前導,至大清門,由中門行御道,至乾清宮降輿,入坤寧宮?;实鄱Y服,詣皇太后宮、行禮。至坤寧宮,行合巹禮?8?。


?1?初沿舊制,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儀衛也稱“鹵簿”,自乾隆朝,只有皇帝儀仗稱鹵簿。

?2?雍正《大清會典》卷二五〇《鑾儀衛·鹵簿儀仗》,雍正武英殿刻本。

?3?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光緒《大清會典》卷八三《鑾儀衛》,中華書局,1991年。

?4?乾隆《國朝宮史》卷一〇《典禮六·儀衛》,北京古籍出版社,1987年。

?5?前揭乾隆《大清會典則例》卷一六九《鑾儀衛》。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

?6?嘉慶《國朝宮史續編》卷五〇《典禮四十四·儀衛》,頁386,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

?7?前揭乾隆《大清會典則例》卷一七〇《領侍衛府》。

?8?  見《清圣祖實錄》卷一六,康熙四年九月辛卯,中華書局,1985年?!肚宓伦趯嶄洝肪矶?,光緒十五年正月癸酉,中華書局,1987年。

三?清代鑾儀衛機構的設置沿革及其評價

順治元年,清廷沿明制于京城設錦衣衛,按明制設指揮使等官。二年,改錦衣衛為鑾儀衛,但職官仍舊,且行使明代錦衣衛的偵緝拏捕職能,三年七月清廷明令革除這項職能:“革鑾儀衛緝訪人役,永著為令?!?1?這一改革,是聽從了漢人給事中張國憲的疏請:

前朝廠衛之弊,如虎如狼,如鬼如蜮。今易錦衣為鑾儀,此輩無能,逞其故智。乃臣聞有緝事員役在內院門首訪察賜畫。賜畫特典,內院重地,安所用其訪察?城狐社鼠,小試其端。

臣竊謂宜大為之防也。

疏入,下廷臣議禁止。諭旨:“鑾儀衛專司扈從,訪役緝事,一概禁止?!币蚨皬S衛之禍始息”?2?。

又據載:“本朝改錦衣為鑾儀,緝捕如故。順治四年春,鑾儀使王鵬沖奏罷緝訪,專司法駕,以內大臣領之,改衙門為二品。長安中除一大病。不然,秦法偶語、武氏告密,豈盛世所應有哉?!?3?此又一說,附記于此以備考。

清代鑾儀衛設官及機構,也比明代精簡。

清代初設鑾儀衛職官時,尚保留明錦衣衛指揮使等職官,順治四年罷指揮使等官,改設本朝鑾儀衛職官——鑾儀使、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等,但因以明代錦衣衛的規模為參照,所有職官都是正副兩種。順治五年乃罷去副職,且裁減官員,具體措施為“罷鑾儀副使,并裁冠軍副使、云麾副使、治儀副正、整儀副尉各官?!描巸x衛官一百一十四員”?4?,這一百多名官員,大致為該機構總額的一半,裁減力度及規模不小。

清代鑾儀衛的機構較明代錦衣衛大為精簡。明季錦衣衛衙門設有左、右、中、前、后共五所,每所各有鑾輿等十司,共五十司。清代最初沿其制設五所,但每所只設一司,共五司。至順治十一年,每所定為兩司,共十司。另外,增加馴象所(設東西二司)、旗手衛(設左右二司),合計六所一衛共十四司,比明代精簡很多?5?。

鑾儀衛由于使用之鹵簿儀仗華麗繁多,人役甚多,遂成為錢糧開銷較大的機關。但清代較之往代尤其是唐宋時期,鹵簿動用的人役大為減少,因而其費用又算是節省的。

乾隆后期修成的《歷代職官表·鑾儀衛》,比較了清代鑾儀衛與往代的異同,有如下評論?6?:


?1?《清世祖實錄》卷二七,順治三年七月乙丑,中華書局,1985年。

?2?《清史稿》卷二四四《列傳第三一·季開生傳》所附,中華書局,1977年。

?3?(清)陳僖:《燕山草堂集》卷四,康熙刻本。

?4?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五四三《兵部·官制·鑾儀衛》。

?5?前揭《清世祖實錄》卷八四,順治十一年六月壬申。

?6?乾隆官修《歷代職官表》卷四二《鑾儀衛》上冊,頁805,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

謹按:……然考之于史,唐宋法駕鹵簿,執掌兵士至用二萬二千二百二十一人。南宋省約過半,猶用六千六百八十九人,冗役太多,故當時郊祀賞賚靡濫最甚,以致惜費憚行,相沿成習,殊為繁縟無當。

明初詔:鹵簿彌文,務從省節,其數視唐宋為差少。而錦衣掌衛者,不惟供清道奉引之職,乃復令兼司治獄,事得專達。中葉以后,權勢大張,擅竊國威,恣行凌虐,其權任遠出法司之上,流弊至不可勝言。而為之長者,反得以恩倖受賞,往往加至保傅公侯。其權貴子弟冒銜錦衣者,至有二三千人,歲耗度支無算。名器冗褻,至是為已極。

我朝鑾儀衛即明代錦衣之職,而官守嚴肅,度數精詳,翊奉禮儀,無不各共其事。凡鹵簿儀仗之制,皆經睿裁考定,準今酌古,條理得中,超三代之隆文,昭一王之盛軌,列史《儀衛志》所載,固未有如今日之整齊典重者,洵足永垂法則焉。

上文對本朝之制贊譽頗多,然去其諛辭,文中所反映的差別情況還是基本屬實的,如其所說宋朝皇帝鹵簿用人最多時達一兩萬人,正史亦有記述?!端问贰份d:“宋初,大駕用一萬一千二百二十二人。宣和,增用二萬六十一人。建炎初,裁定一千三百三十五人。紹興初,用宋初之數,十六年以后,遂用一萬五千五十人;明堂三分省一,用一萬一十五人。孝宗用六千八百八十九人,明堂用三千三百十九人。以后,并用孝宗之數?!?1?

清朝之鑾儀衛,鹵簿執事者僅兩千多人。嘉慶《大清會典》記:

民尉,左所三百七十五名,右所二百三名,中所二百五十七名,前所二百三十八名后所二百五十五名,馴象所二百六名,旗手衛三百二十二名,內二十四名月給錢糧銀二兩五錢,二百三十三名月給錢糧銀二兩,五百九十六名月給錢糧銀九錢五分五厘,一千三名月給錢糧銀七錢。

以上民尉共1856人?2?。每月錢糧開支為銀1857.28兩,一年為22287.36兩。

旗尉、軍尉等職官的數量及給錢糧銀數額如下:

左所,旗尉二百二十八名,右中前后四所,旗尉二百四十六名。內五十二名月給錢糧銀二兩五錢,四百二十二名月給錢糧銀二兩,與樂部署史錢糧,皆由內務府三旗隨旗支領。蒙古吹角軍、漢軍更夫錢糧,亦由各旗支領,至親軍尉、護軍尉,皆臨時咨取,無額設錢糧。

以上,旗尉共474名,蒙古吹角軍30名、漢軍更夫40名,樂部署史148名?3?。親軍尉、護軍尉共216名?4?。以上數種加上民尉1856名,共2764名。其錢糧,旗尉月銀為970兩。蒙古吹角軍、漢軍更夫、樂部署史,


?1?《宋史》卷一四七《志第一〇〇·儀衛五》,中華書局,1985年。

?2?民尉多時為1916名,乾隆四十四年將一部分裁歸旗尉,由內務府包衣閑散充當。

?3?吹角軍、更夫、署史數額,據乾隆《大清會典則例》卷一六九《鑾儀衛》統計。

?4?據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右所》、《鑾儀衛·中所》統計。

共218名,每名月銀若以3兩計,為654兩。以上四種職官,月銀共1624兩,全年19488兩。加上民尉之 22287.36兩,全年共41775.36兩?1?。清代對舁輦輿的校尉等雖也有賞賚之舉,但因所用人數規模大為減少,其費用必然節減,未出現唐宋明諸朝“郊祀賞賚靡濫最甚,以致惜費憚行”、“歲耗度支無算”的現象。

總之,清廷立國之初雖然“承明制”設錦衣衛,但很快就汲取明朝教訓,取消其偵緝職能,去其弊端。而且精簡機構與官員,裁減鹵簿用人,縮減開支。這兩方面,都是清代鑾儀衛值得肯定之處。

四?清代鑾儀衛機構的性質特點

清代鑾儀衛機構的性質特點,可從以下幾方面進行歸納。

(一)鑾儀衛是滿人為主的旗人武職機構

鑾儀衛官員,除了辦理文字雜務的主事、經歷各一人及為數不多的低級文職筆帖式這外,掌衛事的職能官員都屬武官,官方政書也將其作為武職衙署?!洞笄鍟洹分^:“鑾儀衛官,系武職,隸兵部?!?2? 其職官又主要由旗人擔任。其中掌衛事大臣一名,以滿洲勛戚為主,清中期以后間用蒙古王公。堂官鑾儀使,滿缺二名,漢缺一名(初為二名,康熙三十一年裁漢缺一名),以漢軍旗人、漢人兼用,乾隆后期以后任用漢人的情況不多,同治以后,基本已無漢人擔任鑾儀使。鑾儀衛的主體官員是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定制后共109缺,分為滿洲缺、漢軍缺。其中滿洲缺蒙古旗人也可預選。漢軍缺初為漢缺,漢人、漢軍旗人兼用,雍正三年后主要以漢軍選用,大致在乾隆中期以后,基本確定為漢軍缺。道光五年后又定有宗室缺,也是滿人。其時鑾儀衛設官共有滿人72名、漢軍41名?3?。除職官數量外,更重要的,是滿人在鑾儀衛中主掌職權及近御緊要職差。因而,鑾儀衛實際是以滿人為主的旗人武職機構。

但值得注意的是,鑾儀衛又是漢軍旗人官缺相對較多的機構。清初,漢軍旗人官缺不少,后來逐漸裁撤。此后,除了漢軍八旗、步軍統領之下、內務府及各機構之筆帖式外,為漢軍設專缺的機構、官缺數很少,文職僅11個機構,共26缺?4?。唯武職機構的鑾儀衛漢軍缺相對較多,漢軍缺鑾儀使及六所一衛的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共50缺?5?,接近文職機構所設漢軍缺的2倍。道光五年后漢軍缺額有所減少,仍有41缺(計鑾儀使)。


?1?臨時調用的親軍尉、護軍尉,不在鑾儀衛編制之內,兵餉在本單位,不計在內。

?2?前揭雍正《大清會典》卷三《吏部》。

?3?《大清光緒新法令》第一類《官制一·內官制》,光緒三十三年九月二十二日,《鑾儀衛奏折并清單統計》,商務印書館,1909年。

?4?中央文職機構,僅內閣、六部、理藩院、大理寺、太常寺、欽天監專設漢軍缺。低級雜職的筆帖式因屬滿洲、蒙古、漢軍普選,而非專設之漢軍缺,無可比性,不計入。

?5?  據乾隆《清朝文獻通考》統計,見《清朝文獻通考》卷七九《職官考三官數·武職·鑾儀衛》,民國萬有文庫十通本。

(二)鑾儀衛最重要的性質特點——近御侍從性,以滿人擔任近御緊要職差

鑾儀衛掌管皇帝及皇室成員所乘轎輿及所用儀仗,接近皇帝或后妃,帶有近御侍從性,乾隆帝也曾說:“鑾儀衛衙門到處扈從,為朕切近隨行之員”?1?,保障皇帝及皇室成員的人身安全,是首要考慮的問題,因而,掌鑾儀衛職權、禁近要差的是滿人?2?,而且注重從宮中侍衛系統內選用。正如清末的會議政務處所指出?3?:

該衛額設宗室、滿洲缺六十九員,專備隨扈禁近要差。

以下簡介其具體情況。

掌衛事大臣主要以領侍衛內大臣、內大臣擔任?4?,二者都是守衛皇宮的滿人高級武官,入選者又多屬皇家貴戚近人。其下的滿洲鑾儀使、滿洲冠軍使等,也多從宮中侍衛官中選任?5?。

皇帝出宮乘坐輦輿,均由內務府皇室包衣之旗尉擔任轎夫杠夫?6?,抬舁后妃輿轎的,也是皇室包衣旗尉?7?。貼近皇帝輦輿的“左右奉輦鑾儀使二人,扶輦冠軍使”等,以及祭祀前皇帝盥手時,奉盥器、進帨巾的冠軍使、云麾使,也都是滿人。印房的正、副辦事章京,皆用滿人冠軍使、云麾使,皇帝出巡時,他們參與扈駕?8??;实鄢俗妮傒浨昂?,還有“前引佩刀大臣十人……后扈佩刀大臣二人。豹尾班執槍、佩儀刀侍衛各十人,佩弓矢侍衛二十人,領侍衛內大臣一人、侍衛班領二人”,皆宮中近御滿洲武官。儀仗中豹尾槍的擎執者,是宮中包衣護軍營選用的護軍尉,戟、殳、儀刀、弓矢的擎執者,則是皇帝上三旗的滿人親軍尉。

鹵簿中不屬武器類的其他器具的擎執者,則主要是民尉及部分旗尉。鹵簿最前端的朝象、儀象,牽引者為民尉。以下牽引仗馬者,為護軍尉。以下引領駕拉五輅之馬者,為民尉。擎執星、御仗、引仗、吾仗、瓜、鉞、扇、傘蓋、纛、幟,用旗尉,間用民尉。執拂塵、金八器、金交椅、金方杌,用旗尉。擎執旗、麾、氅、旌、節、幡、幢,以及鹵簿設鞭、持鞭以行者,朝會及駕出入之前期鋪設棕墊者,為民尉。

總之,接近皇帝及皇室人員的服務者都是旗人。其中的緊要近差,又由滿洲旗人、內務府包衣旗人擔任。


?1?《清高宗實錄》卷一八五,乾隆八年二月甲辰。

?2?個別蒙古旗人也可擔任,為敘述簡潔而從略,以滿人籠統稱之。

?3?前揭《大清光緒新法令》第一類《官制一·內官制》,光緒三十三年十月,《會議政務處奏議覆整頓鑾儀衛辦法折》。

?4?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一一〇八《鑾儀衛·官制·升除》。

?5?前揭乾隆《大清會典則例》卷一六九《鑾儀衛·本衛官除授》。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一一〇八《鑾儀衛·官制·升除》。

?6?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左所》。乾隆后期以前曾有民尉,后改用旗尉。

?7?前揭乾隆《國朝宮史》卷一〇《典禮六·儀衛》,頁171、174、176。

?8?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正副辦事章京,皆滿洲,皇帝巡幸時“與于扈駕”。

除了以上具體服務者外,掌握鑾儀衛職權者也有安全方面的責任。這一職任,不需要多強的行政能力,而需以忠于皇帝與皇室為首要前提。從擔任者的情況看,掌衛事大臣主要由皇家勛戚貴族、宗室親郡王擔任。滿洲鑾儀使也多任用滿洲勛戚后裔。以下簡要列舉從順治到清末,擔任掌衛事大臣這一職任的人選,以見一斑。

順治朝,有公爵遏必?。ü髦樱?、公爵額爾克戴青(額駙之子),其中遏必隆由順治九年任此職至康熙八年,達十七年??滴醭?,遏必隆之子阿靈阿由康熙三十六年至五十五年,共任十九年。公爵馬爾賽,由康熙五十五年至雍正九年,共任此職十四年。乾隆朝,遏必隆之孫訥親任十一年。乾隆帝郎舅傅恒及傅恒子福隆安、福長安,由乾隆十二年至嘉慶四年,連任長達五十二年。嘉慶、道光時期,有豐紳濟倫(乾隆帝外孫),喀喇沁蒙古丹巴多爾濟額駙,宗室定親王奕紹、定郡王載銓、散秩大臣肅順。咸豐、同治時期,有皇室姻戚蒙古親王僧格林沁、怡親王載垣、貝子奕紹、御前大臣額駙景壽。光緒朝,有僧格林沁之子博多勒噶臺親王伯彥訥謨祜、慶郡王奕劻等?1?。

一方面,皇帝需要忠于皇室的勛戚宗親保衛安全,另一方面,皇帝也以鑾儀衛掌衛事大臣、鑾儀使這一榮耀職銜籠絡勛戚貴胄、漢人功勛武職大員。不過鑾儀衛中的漢軍旗人并不擔任近御要差,“漢軍人員例無翎枝,一切禁近要差,從不遣派……漢軍缺四十員,專備陪祀、各項值班等差”?2?。

從官制上看,所、司的掌印者都是滿人官員,而辦理具體事務的官員則皆為漢軍旗人?!洞笄鍟洹酚洠毫际恰罢朴」谲娛?,滿洲一人,掌所事云麾使,漢軍一人”;所下各司是“掌印云麾使,滿洲一人,掌司事治儀正,漢軍一人”?3?。

(三)鑾儀衛是武職衙署中體制最系統、最嚴整的機構

清代的武職衙署,有八旗都統衙門、各特種兵營衙署、侍衛處(領侍衛府)、鑾儀衛。八旗都統及某些兵營在清初都沒有衙署,長官在自己家中辦公,其衙署大多是在雍正繼位以后才相繼建立的,但比起部院寺監等文職衙門,機構簡單,設官也較少。侍衛處設于宮中,僅負責宮廷及皇帝皇室成員的護衛,事務單純,機構也簡單。而鑾儀衛,則與部院機構相埒,有堂、所、司幾級機構,各設常日入值職官,有系統的行政規制。清人稱:“(鑾儀衛)相沿明制,凡冠軍使等官之任,拜印升堂,吏皂趨賀,悉如大部制,故其秩雖次領侍衛府,而威儀過之?!?4?所謂“悉如大部制”,是指如同六部之制。


?1?以上順治至乾隆朝之掌衛事大臣,見《欽定八旗通志》卷三一七—三一九,《鑾儀衛掌衛事內大臣年表》,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2年。嘉慶至光緒各朝,據《清實錄》,中華書局,1985-1987年。

?2?前揭《大清光緒新法令》第一類《官制一·內官制》,光緒三十三年十月,《會議政務處奏議覆整頓鑾儀衛辦法折》。

?3?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

?4?(清)昭梿:《嘯亭雜錄》卷六《鑾儀衛》,頁176—177,中華書局,1980年。

(四) 鑾儀衛的職務接替帶有內部性和家傳性

鑾儀衛官職的職掌及奉抬輦輿、擎執儀仗器械之校尉的技能,具有專業性,因而其職務接替帶有內部性。其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等業務職官主要由本衛職官升遷,治儀正由本衛的整儀尉升用,云麾使由治儀正升用,冠軍使由云麾使升用。

從事技能服務的校尉則帶有家傳性。正如皇帝上諭所說:鑾儀衛校尉“如請轎、靜鞭、旗手、作樂,俱需熟手遞相傳授。象所校尉,亦系隨象來京,嫻于 養,難易生手”?1?。因而其選用規定?2?:

鑾儀衛校尉缺出,于見役校尉親生兒男弟侄內,擇堪用者替補。如校尉子弟不足,移文五城,將身家殷實民人保送補。其養象校尉缺出,即以所生兒男替補。有朦朧冒替者,俱問罪,以違制論?!?/p>

輿夫校尉尤其是奉舁祭祀神亭的校尉之選用尤需重視?3?,道光年間的一次祭天大祀,抬神亭的校尉就因失足脫肩、亭頂掉落而遭嚴懲,負責官員也被議處。因而校尉注重在有世傳熟練技能的家族中選用。

(五) 鑾儀衛職位帶有榮耀性,皇帝也以此籠絡任職者

鑾儀衛是為皇帝服務的近御機構,于此任職或服役帶有榮耀性。同時,鑾儀衛不需像部院等機構把官員的行政能力作為選任的主要考慮因素,而因功得世職爵位者,又不一定有行政能力,因而皇帝把世爵世職人員,作為選任鑾儀衛職官的優待籠絡的重要對象,將鑾儀衛官職尤其是較高層次官職的授予,作為榮顯、酬勞、籠絡世職貴族及官員的手段。從另一方面看,輦輿儀仗體現皇帝尊貴身份,因此鑾儀衛的任職官員也應選用身份較高者,以烘托皇帝的身份與顏面。

滿缺整儀尉“于滿洲、蒙古世爵及佐領及佐領內簡選”,此后雖有調整,世爵世職也始終入選?4?。由于鑾儀衛官員之升用偏重于本衛職官,所以滿缺整儀尉以后逐步晉升的滿缺治儀正、云麾使、冠軍使,同樣保持較多的滿洲、蒙古旗人世爵世職人員。

值得注意是的,鑾儀衛中的漢人選用,曾有一個由清初的重視到后來越來越輕視的變化。順治八年 “議有功漢人,大小世襲武職,俱以鑾儀衛、外衛所用,照新入八旗官員例,給與世襲敕書,酌定漢名品級,一等精奇尼哈番,稱為鑾儀衛都指揮使,正一品。二等精奇尼哈番,稱為鑾儀衛都指揮副使、從一品。三等精奇尼哈番,稱為鑾儀衛都指揮同知,從一品。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再一拖沙喇哈番,稱為外衛都指揮使,正二品……”?5?授予漢人功臣鑾儀衛世職,并將之等同于滿洲世爵世職,如鑾儀衛都指揮使、


?1?《清高宗實錄》卷一〇九四,乾隆四十四年十一月丁亥。

?2?(清)朱軾等撰:《大清律集解附例》卷二《吏律》,雍正內府刻本。

?3?《清仁宗實錄》卷九二,嘉慶六年十二月己酉。

?4?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一一〇八《鑾儀衛·官制·升除》。

?5?《清世祖實錄》卷五七,順治八年五月辛卯。

副使、同知相當于滿洲精奇尼哈番(後稱子爵),憑這種爵位性世職身份,可選為本鑾儀衛的官員。順治十三年進一步規定:“漢人武職之立功、投誠者”也授予鑾儀衛職官?1?。順治十七年至十八年,清廷曾一度把漢人功臣、殉難子弟授世職而選為鑾儀衛官員的范圍,擴大到“不拘世職品級大小”都可入選?2?。雍正三年四月,皇帝對鑾儀衛發布上諭?3?:

爾衙門之漢整儀尉員缺,將世襲官員與武進士停其補授。世襲官員內難得優員,如有優員,旗下且將用之,若系劣員補授,于爾衙門何益。嗣后八旗漢軍內,無論領催、馬甲及閑散人等,有穎俊可用之人,與工于馬步射者,著怡親王、果郡王、兵部大臣與爾衙門之大臣等公同揀選,于整儀尉員缺引見具奏。

雍正帝此次改制,既是為了優選漢缺鑾儀衛官,將穎俊可用、工于馬步射者選入,摒棄難得優員的世職官員,也是為了擴大一般漢軍旗人的選官,緩解漢軍旗人入仕為官之途狹窄的問題,將漢整儀尉員缺調整為全部由漢軍旗人入選。不過非旗人的漢世爵仍有在鑾儀衛任職者?4?,后來才逐漸減少直至消失。記事止于乾隆五十年的《皇朝文獻通考》中,這些官均已記為漢軍任職,說明在此以前,漢缺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已全部由漢軍旗人擔任?5?,實際已成漢軍缺(包括漢軍世職之充任?6?)。嘉慶時所修《大清會典》則明確記其為漢軍缺?7?。

而冠軍使以上的鑾儀衛堂官(長官)——鑾儀使的漢缺,相當長時間內是將漢人武職大員——各省的提督、總兵納入選用范圍的。此制由順治十七年開始實行,之前鑾儀使僅從京城本鑾儀衛的冠軍使、云麾使中選用。順治十七年六月,九卿科道會議,嗣后“鑾儀衛堂官缺出,應以本衛官及各省提督總兵官,總兵官加有左右都督與都督同知、都督僉事職銜者,察其資俸,開列正陪二員,奏請定奪。疏入,


?1?《清世祖實錄》卷一〇四,順治十三年十一月壬子。

?2?《清世祖實錄》卷一四二,順治十七年十一月丁丑?!肚迨プ鎸嶄洝肪砦?,順治十八年十月戊辰。

?3?《上諭八旗》卷三,雍正三年四月初九日上諭,文淵閣四庫全書。

?4?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六一六《兵部·綠營處分例·限期》:“乾隆六年又奏準:漢侍衛及鑾儀衛行走之漢世爵等官請假回籍者,呈該管官酌定日期,具奏請旨。其往返程途:在京者限十五日。直隸限兩月。山東、山西、河南限三月。江南、江西、浙江、湖廣、陜甘限四月。福建、四川、廣東、廣西、貴州限五月。云南限六月?!边@些在鑾儀衛任職的漢世爵人員,有的是雍正三年以前就入選,而得以繼續留在衛中晉升至治儀正、云麾使、冠軍使者。另外,是否有可能還繼續從漢世爵中選補漢缺整儀尉?雍正三年上諭所說“漢整儀尉員缺,將世襲官員與武進士停其補授”,是確實停止,還是暫時停止,以后又有所松動?記事止于乾隆二十三年的乾隆《大清會典》,仍記各所、司職官是滿缺之外的任職者為“漢”,而不記為“漢軍”。所以,只能說是在雍正三年以后,鑾儀衛的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逐漸變為完全由漢軍旗人擔任的漢軍缺。

?5?前揭乾隆《清朝文獻通考》卷七九《職官考三·官數·武職·鑾儀衛》已均記為漢軍任職。

?6?乾隆二十五年,仍明確將馬步射、清語較優的輕車都尉(世職)李文桂等九人,命在鑾儀衛任職,見前揭《清高宗實錄》卷六一三,乾隆二十五年五月甲子。

?7?  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六六《鑾儀衛》。

從之”?1?。入選的提督、總兵官,不分滿漢,因鑾儀使分滿漢缺,漢缺鑾儀使則由漢人或漢軍之提督、總兵官選入。如康熙年間,有四川提督鄭蛟麟、河南提督許天寵、湖廣提督王可臣、湖廣永州總兵官劉應志、陜西延綏總兵官許占魁、廣東高雷總兵官祖澤清、廣東總兵官嚴自明等被選為鑾儀使。雍正年間,有陜西固原提督李麟、貴州提督趙坤入選。按總兵官為正二品,與鑾儀使平級,但總兵官選為京官鑾儀使,被稱作是“升”職,提督是一品官,選任為比其品級低的鑾儀使,也屬于“榮任”,因而,漢人總兵官、提督被任為近御之職的鑾儀使,是皇帝籠絡這些漢人武官的舉措。也正因此,這一舉措在清前期尤其是平三藩之時,屢次實施,一些官員在充任鑾儀使時,又被重新任命為提督總兵以效命疆場。如康熙十五年二月,便加鑾儀使許天寵為“太子太?!?,任廣東援剿藩亂之提督兼管水師營事,同時賞賜其弓矢、甲胄、御馬。王可臣則是在任鑾儀使的次年(康熙十六年六月),又被任命為廣東提督,協助剿滅藩亂。甚至有些叛而復降者,也被任為鑾儀使,以示寬大而籠絡之,如前述三藩之亂之時的祖澤清、嚴自明都是如此。而古北鎮總兵陳世琳之任為鑾儀使,則是由于其父陜西提督陳福在平藩亂時殞命行營,陳世琳與其母淪落四川?2?,康熙帝因而以陳世琳為總兵官,又任為鑾儀使,有優恤獎酬之意。漢人漢軍提督總兵入選鑾儀使,又偏重年歲較大或身體狀況不佳者,所以常見一些人在任鑾儀使后不久便故去?3?。這種情況的選任,帶有榮恤優養有功績的漢人老弱武官之意。

乾隆時期仍遵循這一任用宗旨。乾隆十二年,天津總兵李正“效力年久、人尚老成……且身患脾泄之疾”,皇帝“加恩”補授鑾儀使?4?。乾隆后期,湖南永州鎮總兵任鑾儀使不久,就因其“年力就衰,一切差務不能奮勉,著以原品休致”?5?。

總的來看,以漢提督、總兵選任漢缺鑾儀使之制,在乾隆后期就逐漸減少。乾隆四十二年,乾隆帝便提出:“(提督)若人地非宜、及年力衰邁者,斷難姑容留俟改補鑾儀使之理”,因而取消提督選任漢鑾儀使之例,命嗣后漢鑾儀使缺出,只將總兵官與俸深的冠軍使選作候選人?6?。實際上此后將總兵官任用為鑾儀使的情況也逐漸減少,嘉慶至咸豐這六十多年間僅見五人。光緒三十三年會議政務處稱:“查漢鑾儀使缺出,向由兵部以漢軍冠軍使及各省漢軍、漢員現任總兵開單請簡。惟歷來兵部辦理此事,久無總兵銜名開列,舊例已成具文”?7?,正反映了這種情況。

官員之外的一般服役人員——校尉,由于是為皇帝服務,執役時又身穿光鮮華麗的服飾,還時常


?1?前揭《清世祖實錄》卷一三七,順治十七年六月己酉。

?2?前揭《清史稿》卷二五三《列傳第四〇·陳?!?。

?3?以上諸提督總兵任鑾儀使及有關之事,皆據《清圣祖實錄》、《清世宗實錄》,不一一作注。

?4?前揭《清高宗實錄》卷三〇一,乾隆十二年十月癸未。

?5?前揭《清高宗實錄》卷一二〇八,乾隆四十九年六月庚寅。

?6?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一一〇八《鑾儀衛·官制·升除》。

?7?前揭《大清光緒新法令》第一類《官制一·內官制》,光緒三十三年十月,《會議政務處奏議覆整頓鑾儀衛辦法折》。

得到賞賜,因而也被視為是榮耀的職差。受賞賜的主要是抬輦輿者?;实塾H祭天地、太廟、社稷、先農壇等,皇家婚事嫁娶,皇帝帶家眷出巡、圍獵、謁陵及喪事赴陵等,皆乘輦輿,多有賞賜抬輦輿的校尉銀兩之事,尤以清后期為多,《清實錄》中有不少記載。

任職近御之差,也帶有某些風險。獲咎者多為負責職官。民尉也有這方面情況,尤其是臨時調用且所給錢糧不多的民尉,服役者多不愿擔任此職。

(六)在鑾儀衛任職者升遷相對較快

其一,鑾儀衛的所、司職官,多由本衛職官升任,較少由外機構職官升入,很少外部競爭;其二,本衛職官又可外升其他處職官,升途廣,較少滯選待缺問題。因而升遷較快。

鑾儀衛之所、司的四種職官中,地位最低的整儀尉,主要從外部選進;而整儀尉之上的治儀正、云麾使和冠軍使,則主要由本衛官員升遷。其官制規定?1?:

滿洲冠軍使員缺,于滿洲云麾使內揀選。滿洲云麾使、治儀正員缺,于滿洲治儀正、整儀尉內以次揀選,如不得其人,行文侍衛處,揀選三旗三等侍衛擬補云麾使、藍翎侍衛擬補治儀正?!瓭h冠軍使員缺,于漢云麾使內揀選。漢云麾使員缺,于漢治儀正內揀選。漢治儀正員缺,于漢整儀尉內揀選。

乾隆以后,鑾儀衛的所、司官又可參選綠營武官。乾隆六年定:京城旗人選用直隸、山西沿邊綠營官,其“副將,分左右翼輪用。參、游、都、守,八旗輪用,均于員缺時,行文領侍衛內大臣、鑾儀衛、火器營等,簡選三四人,出具考語,咨送到部(兵部),考試弓馬,簡選引見,恭候欽定補授”?2?,鑾儀衛官是入選人員之一。此次定制所選為滿洲旗人,即“專用滿洲”?3?。乾隆二十三年擴大到漢軍旗人:“漢軍冠軍使、云麾使、治儀正、整儀尉,亦請照滿洲例,補綠營員弁?!?4?具體情況是:滿洲、漢軍冠軍使,可選用為綠營副將?5?;滿洲云麾使,可選用為綠營參將;漢軍云麾使可選用為綠營參將、游擊;滿洲、漢軍治儀正,可選用為綠營都司?6?。上述情況對鑾儀衛中的漢軍旗人尤為有利,由于鑾儀衛中的漢軍不僅可在本衛晉升,又可外放升為綠營官,且該官缺又專定為由漢軍輪選,參選的漢軍范圍又較小,較少競爭者,因而在鑾儀衛任職的漢軍旗人升遷較快。乾隆三十六年兵部反映:“查例載,漢軍人員輪選參將等官月分,遇有缺出,先由領侍衛府、鑾儀衛及八旗護軍營等處,保送應選人員到部……近年遇應用漢軍


?1?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一一〇八《鑾儀衛·官制·升除》。

?2?前揭乾隆《大清會典則例》卷一〇五《兵部·武選清吏司·職制三》。

?3?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五六五《兵部·職制》,乾隆九年條。

?4?前揭《清高宗實錄》卷五七六,乾隆二十三年十二月甲子

?5?前揭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卷五六五《兵部·職制八旗世爵及武職外用》道光六年。

?6?前揭嘉慶《大清會典》卷三七《兵部·武選清吏司》。

缺出,惟鑾儀衛保送二三員,余俱無保送之人?!?1?嘉慶帝也曾說:“若鑾儀衛官員,一經邀恩錄用,不數年即可升至副將參將二三品武職?!?2?因而時人評論:“(鑾儀衛官)許外放綠營武弁,漢軍人員視為捷徑,每多諉托。掌衛者復有苞苴之納,故其風日頹,不可挽回。至今上親政初大加整飭,復特簡大臣挑取,其弊始革焉?!?3? 五?小結

古代帝制王朝時期,皇帝之衣食住行,都有值得重視的內容?;实埯u簿,既在使用功能方面擁有不同于一般人乘坐之轎的“輦輿”功用,更具有非比尋常的政治意義。為了體現皇帝的至尊地位及禮儀的政治規格,鹵簿所用器具華麗、繁多,造價昂貴,役用校尉人數眾多,開銷較大。而清代皇帝鹵簿之費用及執役人員較唐宋等朝為少,其鑾儀衛也沒有明代錦衣衛的訪緝職能及其弊端,這是值得肯定之處。

鑾儀衛是以滿人為主的旗人武官機構。其中漢軍旗人官缺雖少于滿洲缺,但相較于其他機構則較多,接近文職機構所設漢軍專缺總數的兩倍。鑾儀衛服務于鹵簿儀仗的人役校尉,主要由內務府包衣旗人、京縣民人擔任,其中民人數量較大。鑾儀衛官職的職掌以及抬舁輦輿、擎執儀仗器械之校尉的技能,具有專業性,因而冠軍使以下職官的升遷、校尉的接替,都帶有內部性。

鑾儀衛最重要的性質特點是近御侍從性,與皇帝、后妃的人身安全密切相關。在官職上,掌鑾儀衛職權、禁近要差的為八旗滿洲人,而非漢軍旗人。而且這類人員注重從侍衛系統中選用。作為主掌官員的掌衛事大臣則多屬皇家貴戚近人。

鑾儀衛之官職帶有榮耀性,皇帝也以此籠絡任職者。另外,在鑾儀衛職官之升遷相對較快,尤其是漢軍旗人,更較在其他機構中任職者升遷迅速,以致趨之如騖。這體現了近御機構的因素及特點。


?1?《清高宗實錄》卷八七七,乾隆三十六年正月甲子。

?2?《清仁宗實錄》卷一三七,嘉慶九年十一月辛丑。

?3?前揭昭梿《嘯亭雜錄》卷六《鑾儀衛》。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9034103號-1京ICP備19034103號-2 京公網安備 11040202440053號 網站訪問量:0 技術支持:澤元軟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