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著作·評論 > 圖書評論
戴逸先生與《戴逸文集》
作者:黃興濤 責編:

來源:中華文史網  發布時間:2021-03-24  點擊量:2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換背景   簡體版   繁體版 

戴逸文集1


戴逸先生是當今中國最有聲望的歷史學家和最有影響力的人文大家之一,曾榮獲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F為中國人民大學一級教授,也是清史研究所的名譽所長。如今他已95歲高齡,仍然擔任著國家清史編委會主任,始終奮進在學術一線。他精神矍鑠、平和睿智、博大精深,被譽為清史泰斗。能夠長期在他身邊工作,不斷得到他的教誨,有時回味起來,實在感到幸運之至!

戴逸先生原名戴秉衡,江蘇常熟人。早年在北京大學讀書時,因從事學生運動,遭到通緝,遂奔赴解放區,“逸”字就是在從北京逃亡之際自改的。他先是在華北大學接受培訓,后長期執教于中國人民大學。1951年,他出版了新中國第一部全面而生動敘寫抗戰過程的通俗史著——《中國抗戰史演義》。新中國成立之初,他從事過中共黨史、革命史的研究,曾與彥奇一道協助胡華編撰《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史參考資料》,出版后暢銷幾十萬冊。時值抗美援朝戰爭拉開帷幕,他們三人遂以此書豐厚的稿酬,共同購買了一架戰斗機,捐獻給前線的志愿軍戰士,顯示出熾熱的愛國之情。

在中國人民大學率先開辦中國歷史研究班之后,戴逸先生又開始系統地教授中國近代史。年僅32歲時,他寫出了新中國最早嘗試建構體系的近代史著作之一《中國近代史稿》,享譽全國,展露出過人才華,一舉奠定了其青年史學家的地位。后來因緣際會,他逐漸轉入清史,成為新中國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系統探索清史學科體系、學術體系的杰出代表,同時培養了大量出色的學術人才。文革結束后,他煥發學術青春,參與創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發表和出版了大量高水平的清史研究論著,還先后擔任第4、5兩屆中國歷史學會會長,為史學的撥亂反正和改革開放時期的規劃發展,貢獻良多。2018年,12卷14冊的《戴逸文集》得以完整出版,匯集了他迄今為止主要的學術成果特別是清史研究成果,這無疑是值得我們反復研究和體味的當代厚重的史學經典。2020年,該文集榮獲第16屆北京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

《戴逸文集》體現了戴先生廣闊的學術視野和博大精深的學識,凝聚了他近70年來為中國史學發展所作出的貢獻。具體說來,我以為大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它涵括了戴逸先生推動和見證新中國歷史學科尤其是中國近代史、清史學科現代轉型和發展的重要學術論著。除前面提到的《中國近代史稿》和后來補充完成的此書后續部分外,《簡明清史》也是一部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構建清史學科體系的開拓性、權威性力作,曾被國家教委評為全國優秀教材,并被指定為高校文科教材,有力地推動了新時期清史學科的建設,深刻影響了兩三代清史學人,并在清代歷史文化知識的社會普及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此外,他還主持編寫《中國歷史大辭典·清史》《清通鑒》《清代人物傳稿》等大型工具書,都是推進新時期清史學科發展的奠基性工作。

其次,戴逸先生領銜為國纂修清史,《戴逸文集》中也留下了珍貴記錄,這主要體現在《清史編務》部分,此乃他的工作實錄。國家清史纂修工程自2002年正式啟動以來,至今已有18載。戴先生作為編委會主任,長期以高齡奮戰在一線,為之嘔心瀝血。從體裁體例的討論與創新,到主體類、基輔類項目的立項與編纂,到重大學術問題的商榷與定論,再到篇目結構甚至字句的斟酌與修訂,無不凝聚著其深刻思考和遠見卓識。目前《清史》還在審定修改過程中,其學術價值和貢獻,自有后人評說,但無論如何,其努力融合傳統史學和西方史學優長,立足清代、整體探索中國史學編撰新體系的這一重大史學實踐本身,都必將載諸史冊。在品讀《清史編務》這部分文字時,我們不得不對他老人家油然而生一種敬意。

第三,戴逸先生對18世紀中外歷史的整體性比較研究,為全球視野下比較史學的系統開拓做出垂范,是領軍的、頗有遠見的推動者和開拓者。這具體體現在他主編并撰寫導言卷的《18世紀的中國與世界》一套書中。該書引起國際18世紀史學界的高度重視,被國際18世紀研究會主席約翰·施洛巴赫稱之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情”。他的《乾隆帝及其時代》一書,也深刻體現了其宏大的全球史視野,提供了以一個人物活動自覺反映中外互動下的乾隆時代的示范性作品。

第四,《戴逸文集》還貫注了作者經世致用,服務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的史家情懷。如寫作于20世紀70年代的《一六八九年的〈中俄尼布楚條約〉》一書,就既是一部被學界公認的中俄關系史的優秀學術著作,填補了諸多學術的空白,也是一部體現作者“經世致用”情懷的名作,為當時我國的中蘇邊界談判作出了重要貢獻。

此外,這部文集還有不少內容反映戴逸先生的學術觀、歷史觀和當代學術史的珍貴記錄,具有重要的思想史意義、學術史價值和史學史價值。

最近幾個月,每有空暇,我都會去品讀這部匯集戴逸先生近70年來治史成果、修史貢獻和學術思想的文集。不知何故,閱讀之時,我常常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他老人家如下兩段自白,一段是關于他自己的,一段是關于歷史研究的,但都與清史有關:

清史是我的專業,我把畢生的精力貢獻給它??烧f是寢于斯,食于斯,學于斯,行于斯。清史是我理念之歸宿,精神之依托,生命之安宅?!?/span>

現實從過去而來,植根于過去之中,要透徹理解現實,必須向過去求教。為了揭開現實的面紗,分辨那些朦朧混亂的現實問題,明智的觀察者常常需要退后幾步,去觀察它在過去歷史時段中的存在形式。一個能夠很好地反思自己過去的民族才會擁有光明的未來?!@就是我們今天致力于研究和撰述清史的原因?!?/span>

我想,這兩段自白,或許能增進人們對戴逸先生和《戴逸文集》的某種感知與了解。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教授。此文為其2020年底在“《戴逸文集》發布會暨戴逸先生學術思想座談會”上的致辭,發表時略有增補)

原載《中華讀書報》2021年2月3日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9034103號-1京ICP備19034103號-2 京公網安備 11040202440053號 網站訪問量:0 技術支持:澤元軟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