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清史參考
康熙帝書法與探求治道(2021年第2期)
作者:常建華 責編:

來源:中華文史網  發布時間:2021-03-03  點擊量:74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換背景   簡體版   繁體版 

康熙帝幼習書法,將書法視作圣學修養,更作為認同儒學的一種表現。三藩初定后,他提到“治道首崇儒雅”,“今四方漸定,正宜振興文教,翰林官有長于詞賦及書法佳者,令繕寫陸續進呈”,意在以文化認同表達清朝統治的政治合法性。

一、南書房書事

從康熙十年(1671)到十六年,康熙帝專門向承襲明代董其昌書風的沈荃學習。北京故宮博物院現存的康熙書法作品,也是始于康熙十年,反映了他研習書法進入了新階段,也與這一年開經筵、行日講和設文學侍從有關。

康熙十六年設南書房,初期活動主要是討論經史、研習唐詩、欣賞詩詞與創作練習。陪侍皇帝觀書寫字,是南書房翰林的主要任務之一。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康熙帝賜觀內府珍藏王羲之真跡三軸,懷素真跡二軸,顏真卿真跡二軸,蘇軾真跡二軸,蔡襄真跡一軸,黃庭堅真跡一軸,米芾真跡一軸,朱熹真跡一軸,趙孟頫真跡二軸,周文矩畫董其昌字共一軸,宋初拓《淳化閣帖》全部。以上皆書法極品,張英等稱千載奇遇。二十三日,臨摹王羲之《樂毅論》小楷。二十四日,命高士奇侍觀《御制元旦進衣太皇太后前表文》,高士奇贊曰:“皇上楷書深得《樂毅論》兼黃庭堅筆法?!笨滴醯蹌t說:“朕向來作書,必連書數十字,然后取古人法帖證之,豁然有會?!?/p>

南書房以書法知名者除高士奇外,還有沈荃、沈宗敬父子等人。沈荃久值南書房,康熙帝多次召入內殿,討論古今書法,凡御制碑版及殿廷屏障,常令其書寫。沈荃“每侍圣祖書,下筆即指其弊,兼析其由,上愈嘉其忠益”??滴醯巯蛏蜍鯇W書也留下佳話,據說沈荃“嘗于御前臨米海岳帖,上見其筆禿,取鳳管一,親吮毫以授”。

四十一年十一月初八日,康熙帝命將御書1427幅展閱分類,以備頒賜。翰林院編修査慎行參與其中并作《南書房敬觀宸翰恭紀》,稱贊皇帝書法“冠絕千古”,“于晉魏六朝以逮唐宋元明諸臣名跡,無不手模心賞,要皆棄所短而取所長,集古今之大成,為帝書之第一,而紙尾必署云,臨某某書,我皇上圣不自圣”。

二、教子習書

康熙帝重視皇子特別是皇太子的書法練習,要求他們“晨夕侍朕習學”,日以為念,即一字一畫無不躬親詳示,勤加訓誨。

康熙二十五年,皇太子允礽十三歲,康熙帝對大學士勒德洪等說:“今皇太子自六歲至今,所寫滿漢字一并發出,爾等傳詹事會同較閱,將不到處來奏?!逼鹁幼⒂涊d,太子所寫滿字書《貞觀政要》和漢字書《古人格言》“書法端重藏鋒,儼然名帖。每張皆皇上逐日朱筆點閱者”。太子勤奮好學,歷年親寫所讀書本及臨摹楷法,大小字有八竹篋之多。盡管臣下對允礽書法的評價有過譽之嫌,但自幼在皇父及老師湯斌等督促下練習,皇太子習書上乘,當是事實。

四十一年九月,允礽患病滯留德州期間,康熙帝與大臣交流書法經驗,特命內侍引諸臣至行宮左廂,看視皇四子、皇十三子書聯??梢娝麄兊淖质悄玫贸鍪值?,也說明康熙帝教子有方??滴跷迨吣陜蓮V總督楊琳請安,朱批:“朕安。廣東地方苦熱非常,特賜御書扇并三阿哥、四阿哥、十阿哥書扇各一柄去,不必具折謝恩?!?/p>

康熙帝對皇子練習書法要求嚴格,皇九子允禟的管家秦道然曾說:“圣祖嫌八爺的字不好,命他一日必要寫十幅呈覽,八爺不耐煩寫,央人代寫了欺誑圣祖?!被首又凶畈还钾摶矢敢蟮氖呛髞砝^位的雍正帝,他曾經說:“朕早蒙皇考庭訓,仿學御書,常荷嘉獎?!?/p>

三、賜臣御書

三藩之亂平定后,清廷治國從軍事轉向內政,重視吏治問題。二十一年五月,康熙帝御書“清慎勤”三大字,頒發直隸各省督撫。此一御書實為官箴,表達了他對于清廉政治的期望。

康熙帝單獨御賜督撫書法,集中在康熙五十年之后??滴醯鄄粫r巡幸畿輔,視察水利工程,還在保定白洋淀一帶打水圍,既是操練也是娛樂。直隸巡撫趙弘燮承擔扈從與接待任務,君臣交往,互動較多。在康熙帝眼里,趙弘燮出身勛臣世家,對于清朝與他本人忠心耿耿,賞賜也頗多。趙弘燮將康熙帝御賜匾額、對聯掛于保定的巡撫衙門內,還把御賜詩文送回寧夏老家刻石保存紀念。

賞賜閣臣御書時,君臣之間往往討論書法。二十四年四月十二日,康熙帝召大學士明珠、學士常書、詹事朱馬泰至殿前,出為已故江南總督于成龍御制親書碑文以示,并傳諭:“朕素留心書法,茲在外間中書此筆墨,尚欠精良,特賜爾等閱之?!遍w臣贊揚康熙帝的書法得到古代書法名家的精髓,請將御制于成龍碑文鐫石頒給諸臣。步軍統領隆科多負責京師安全,受康熙帝信任??滴醯墼p隆科多“御書奇字扇”,隆科多則說“見字體美觀,且蒼勁有力,由此可知圣躬福壽安康,奴才不勝歡悅”。

四、賜匾文化場所(一)賜匾教育機構與祠廟

康熙帝賜匾文化場所,表達對儒學正統意識形態的尊崇,以自己深厚的漢文化修養,隱喻統治國家的合法性。

康熙二十三年東巡曲阜,拜謁孔廟,賜匾“萬世師表”,標志著尊孔與崇儒進入新的階段。二十五年,應湖南布政使張仲舉疏請,御書“學達性天”四字匾額,頒發宋儒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邵雍、朱熹祠堂及白鹿洞書院。又以湖南長沙岳麓書院為宋儒張栻、朱熹講學之所,一體給匾,并頒《日講解義》經史諸書,表達了對于宋儒的尊敬與儒家文化的認同。

賜御書于名公巨儒祠廟。二十六年五月,康熙帝為周公廟碑、孔子廟碑、孟子廟碑分別親書碑文。四十二年六月,康熙帝御書“闡道醇儒”匾額,命懸直隸景州董仲舒廟。四十四年又從福建學政沈涵請,御書“程氏正宗”匾額,令懸楊時祠;“奧學清節”匾額,令懸羅從彥祠;“靜中氣象”匾額,令懸李侗祠;“霜松雪柏”匾額,令懸胡安國祠;“紫陽羽翼”匾額,令懸蔡元定祠;“學闡圖疇”匾額,令懸蔡沉祠;“力明正學”匾額,令懸真德秀祠。

給京師的標志性文化教育機構賞賜御書自然不可缺少。四十一年七月,御書“廣育人才”扁額,賜順天府義學懸掛。四十四年十一月,國子監告成,御書“彝倫堂”匾額懸之。

對于地方書院也賞賜御書以資鼓勵。五十四年十月徐元夢到任浙江巡撫,修繕舊書院,揀選各府縣士子讀書,特向康熙帝求匾字求書。不久得到御筆匾一,《淵鑒》及法帖一套,《孝經》法帖一卷,《古文淵鑒》一部,《淵鑒類函》一部,《日講四書》《易經》《書經》各一部。六十一年九月,御書“學道還淳”匾額,命江蘇巡撫吳存禮懸于蘇州府紫陽書院。

(二)賜額五臺山等佛教名山寺廟

山西五臺山又名清涼山,早在康熙十七年五月初十日,康熙帝即召高士奇至懋勤殿,侍帝書“五臺圣境”四大字,并差人到五臺山菩薩頂送去御筆匾額。

二十二年二月,康熙帝首次到五臺山,隨差的偏峨、佛保領各行匠役到各寺度量尺寸,以便賜匾賜幡。據《清涼山新志》載,“康熙二十二年圣駕巡歷清涼山,琳宮梵宇遍加修葺,灑翰賜額,流輝五頂,勒銘刊碣,永垂憶禩,誠為千古曠典”。扈從康熙帝的高士奇提到“上親題御書,分賜諸寺,天章瑰麗,炳燭名山,隆古所未有也”。據記載,康熙帝所賜御書匾額有51個之多,其中菩薩頂的“靈峰勝境”“五臺圣境”御題不僅保留至今,而且成為五臺山的標志性符號。

康熙帝為五臺山寺廟所寫碑文有南臺普濟寺、東臺望海寺、東臺演教寺、北臺靈應寺、西臺法雷寺、菩薩頂大文殊院、射虎川臺麓寺、殊像寺、碧山寺、臺麓寺、羅睺寺、涌泉寺、廣宗寺、顯通寺、棲賢寺、中臺菩薩頂、白云寺等17塊。其中康熙三十九年殊像寺、碧山寺碑文,四十年臺麓寺碑文,四十一年羅睺寺、四十四年涌泉寺碑文,四十六年白云寺碑文,均由來自內廷的刻字高手“內務府序班”梅裕鳳勒石美化。

(三)御賜專祠、名勝書法

對于為朝廷盡忠的大臣,康熙帝也御賜表彰。三十四年,專祠致祭原任福建總督范承謨,因其“遭遇耿逆之變,守節盡忠”,乃御書“忠貞炳日”匾額,赍敕到閩,懸掛專祠。專祠致祭巡海道副使陳啟泰,特賜御書匾額“忠毅流芳”。三十七年七月,允貴州布政使王毓賢請,建其父原任四川提督王之鼎祠于殉節地貴陽府,御書賜額“忠節垂芳”。四十四年六月,從工部員外郎高其佩請,康熙帝御書“藎忱義烈”匾額,“賜殉耿逆之難原任江西建昌府知府高天爵”。四十六年,浙江巡撫線一信疏請建雙忠祠于溫州,紀念三藩之亂時矢守孤城、慷慨授命的原任溫處道陳丹赤、永嘉縣知縣馬琾,遂賜御書匾額。

康熙帝也為廟宇祠堂及名勝之地賜匾題字。二十五年十一月,御書“定海山”三字匾額,懸于寧波府定海山。四十二年八月,遣翰林院侍讀學士宋大業,赍御書“光輔紫宸”匾額,懸掛于衡山南岳廟。

康熙帝也為神靈賜匾。四十三年二月,封淮神為長源佑順大淮之神,賜御書“靈瀆安瀾”匾額。六十一年七月,御書“協順靈川”匾額,命福建浙江總督覺羅滿保懸于尖山江海潮神廟。

五、南巡賞賜御書

康熙帝在六次南巡中,頻繁在名勝古跡、寺院公署題寫匾額對聯,賞賜大臣書法作品,尤以濟南、曲阜、淮安、揚州、南京、蘇州、杭州為多,以此表達接續中國道統與治統,顯示皇帝的文化修養與藝術造詣,以文化認同獲取政治認同??滴醯勰涎部梢砸暈槲幕?,影響了后世皇帝,成為一種統治方式和政治文化。

首次南巡是在康熙二十三年,致祭泰山,象征天命所歸,頌清功業,接續中國歷史“大一統”之治統;致祭孔子則表明接續儒家道統,同時也表明了治統所歸。而南巡歸途致祭明太祖,則在于承認明朝統治的合法性,以爭取漢族士大夫人心。從康熙帝御賜書法產生的政治文化影響來看,御賜曲阜孔廟大成殿“萬世師表”匾額意義重大。

第二次南巡是二十八年,康熙帝一行抵達終點杭州,在杭州城住了6天。大禹治水,國人皆知,康熙帝南巡視察河工、祭祀禹陵是重頭戲,政治意義非同凡響??滴醯厶氐貢鴮憽暗仄教斐伞彼淖?,懸之禹廟,贊揚大禹治水的開創之功。令地方官修理禹廟,畢備儀物,表達尊崇遐慕之懷。

第三次南巡在三十八年??滴醯蹖Υ髮W士伊桑阿等說:“明洪武乃創業開基有猷有為之君,前日朕詣陵奠醊,見其園寢已皆頹圮,敕該督撫同職造府官量加修理?!笨滴醯塾鶗爸温√扑巍彼拇笞贮S綾一幅,命直郡王及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張玉書赍送洪武陵,設香案行禮,將御書交與織造府官曹寅收貯,俟修理完畢懸掛。

第四次南巡在四十二年,提倡清官、整飭吏治是此次南巡的特點。過濟南府,康熙帝親書《督撫箴》一篇及御制詩,賜山東廵撫王國昌,又觀趵突泉,御書“源清流潔”匾額。

第五次南巡在四十四年,康熙帝大量賞賜官紳御書,加以勉勵,當然這也是對于官紳敬仰君主、進奉禮物的回饋。特別是賜予原任兩江總督傅拉塔祠堂御書“兩江遺愛”匾額,意在樹立模范循吏形象,歌頌賢良官員。

第六次南巡在四十六年,江南的自然風光令康熙帝流連忘返。揚州天寧寺、蘇州虎丘是當時引人注目的公共空間,特別是虎丘,可以說是江南的地標?!疤旃庠朴啊敝?,說的是康熙帝登臨虎丘眺望青空,俯瞰山下則是最為難忘的山水江南。

康熙帝的書法揚名天下,因而當朝就出現了仿冒者。五十年七月二十二日,康熙帝在處理折本時獲知,有人控告革職錢塘縣知縣王毓美在家“懸皇上御書匾額”,康熙帝說:“朕屢次南巡,見沿途各處有刊立御制詩文者,亦有刻書售賣者,此非朕躬所作,皆系偽書?!?/p>

康熙帝對書法的喜愛也影響了雍正帝和乾隆帝,特別是乾隆帝無比崇敬祖父,多有仿效。乾隆帝也有六次南巡,更喜歡到處題詞,后世將其稱作“乾隆遺風”。殊不知“乾隆遺風”淵源有自,乃出自其祖康熙帝。

作者簡介

常建華,男,1957年生,河北張家口人。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南開大學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清前期史,著有《清朝大歷史》《乾隆事典》《清朝的國家與社會研究》等,主編《清嘉慶朝刑科題本社會史料分省輯刊》。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9034103號-1京ICP備19034103號-2 京公網安備 11040202440053號 網站訪問量:0 技術支持:澤元軟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