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清史研究 > 文獻檔案 > 檔案利用
咸豐末期江蘇安徽借闈浙江鄉試檔案
作者: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責編:

來源:《歷史檔案》 2019年01期  發布時間:2021-01-05  點擊量:6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換背景   簡體版   繁體版 


摘 要:科舉考試是中國封建社會選拔人才的重要手段。清代科考,每逢子、卯、午、酉年舉行鄉試,逢丑、辰、未、戌年舉行會試,是為正科。如遇皇帝登基、萬壽等重大慶典,也可在當年開科取士,稱為恩科。若慶典時間恰逢正科之年,則改正科為恩科,正科推遲或提前一年舉行,有時也會恩正并科。一般來說,考生要在原籍應試。然而咸豐九年(1859)卻出現江蘇、安徽兩省借用浙江貢院舉行鄉試的情況。

咸豐十年是咸豐帝三旬壽辰,定于三月舉行恩科,故咸豐九年需先期于各省舉行恩科鄉試。但從咸豐元年開始的太平天國運動卻給江南鄉試帶來巨大的困擾。特別是洪秀全于咸豐三年定都天京(今江蘇南京)后,江蘇、安徽兩省咸豐五年的乙卯鄉試和咸豐八年的戊午鄉試都不得不暫緩。適逢咸豐帝萬壽慶典,于是兩江總督何桂清、江蘇學政孫葆元、安徽學政邵亨豫等人多次上奏,請求借用浙江貢院進行鄉試。經咸豐帝批準,最終決定江蘇、安徽兩省士子于咸豐九年十月借浙闈舉行己未恩科鄉試,同時補帶乙卯正科,所有官卷、民卷中額均加倍。而浙江省武闈鄉試則推遲至咸豐十年二月舉行。是年江蘇、安徽鄉試,入場士子共計九千七百七十余人,均恪守場規,安靜無弊,錄取結果于十一月十二日揭曉,科考順利結束。

本專題史料檔案,選自館藏宮中朱批奏折、軍機處錄付奏折和上諭檔,現予刊布,供研究參考。

———編選者 王澈 朱瓊臻

浙江巡撫胡興仁為修葺浙江貢院估需工料銀兩數目事奏折

咸豐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浙江巡撫臣胡興仁跪奏,為動款修葺貢院,循例恭折奏祈圣鑒事。

竊照工程銀數在五百兩以上者,例應奏明辦理。茲據署布政使徐宗幹詳稱,本年戊午科文闈鄉試,應行修葺貢院。先經飭委中防同知龔振麟、候補同知甘炳,估需工料銀九百五十五兩七錢九分八厘,復委杭州府復勘相符。詳經該司按冊親詣查勘,緣該貢院自乙卯科修葺后距今三載,所有內外府屋號舍墻垣均多坍卸,必須逐一修葺,所估工料尚無浮溢,應請循例在于司庫現存程費款內動支,即交總理科場官杭州府總捕同知姚文墉照冊興修。等情具詳前來。臣查核無異,除飭取冊結另行咨部外,合將動款興修緣由,循例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謹奏。

咸豐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禮部尚書肅順等為遵旨核議浙江巡撫胡興仁請加廣官卷中額與例不符事奏折

咸豐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禮部尚書臣宗室肅順等謹奏,為遵旨察復具奏事。

咸豐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內閣抄出浙江巡撫胡興仁片奏,本年戊午科鄉試浙江額中舉人九十四名,仰蒙天恩捐輸廣額五名,共應中九十九名。查例載,浙江官卷額中六名,每二十名取中一名,數至三十一名,其零數已逾定額之半,準取中一名,如多不及半,不準計算所缺之額,以民卷補中。臣細繹例意,系專指定例中額而言。今戊午科官生入場,三場完卷者二十五名,不敷中二名額數。若官卷內佳卷甚多,應于廣額內加中一名,以廣皇仁。倘無多佳卷,即無庸遷就,其余廣額四名均在民卷內取中。等因。奉朱批:禮部察復具奏。欽此。欽遵到部。

臣等遵查官卷所由設,既以示優崇貴近之意,亦以嚴侵占民卷之防。故例載,各省官生按照省分大小均有一定中額,其零數過半,仍準取中一名;如多不及半,不準計算所缺之額,以民卷補中。例義極為詳明。至各省捐輸廣額,咸豐三年經大學士等議定章程,并未議及官卷。誠以官生應試人少,即以浙江而論,每二十名即可取中一名,民卷應試者多,或百余人僅占一名之額,是官卷定額原有限制也。今該撫以浙江官生不敷中二名額數,請于廣額五名內加中官卷一名。查本科應試官生僅止二十五名,其零數尚不及半,所缺之額例應以民卷補中。再查該省所加中額均系永遠定額,若撥入官卷加中,恐此后相沿竟作為官卷定額,殊覺過優。且恐捐輸軍餉加廣中額省份紛紛援案聲請,既無以示限制,亦恐別生弊端。該撫所請將官卷取中廣額一名之處,核與例意不符。惟浙江省現已揭曉,如已由官卷加中,其中式舉人毋庸扣除,嗣后不得援以為例。此外,捐輸軍餉加廣中額省份,亦俱不得援照辦理。

再,臣等查嘉慶十五年順天鄉試監臨佛柱等奏南北皿官卷應試人數較多,請將中額酌增一二名一折,欽奉諭旨:佛柱、溫汝適均著交部議處。等因。欽此。嗣經禮部議奏,又奉上諭,鄉會試年份定例不準條奏科場事宜,況佛柱等業已入場監臨,仍于將屆發榜之前,奏請加增南北皿官卷中額,明系有心邀譽。吏部議照違令公罪例罰俸九個月,實屬過輕,佛柱、溫汝適均著實降一級調用,無庸再行罰俸。欽此。欽遵在案。今浙江巡撫胡興仁業已入場監臨,輒于將屆發榜之前奏請以捐輸所加定額取中官卷一名,并據聲稱與該省正副考官往返咨商,意見相同,雖系將應廣之額撥入官卷取中,究屬違例奏請,應請旨將浙江巡撫胡興仁及該省正副考官一并交部議處。

所有臣等核議緣由是否有當,伏祈皇上圣鑒。謹奏。

著為三旬萬壽慶辰特開鄉會試恩科事上諭咸豐九年正月初二日

咸豐九年正月初二日內閣奉上諭:朕自御極之初,特開恩榜,迄今已閱數年。緬維皇考宣宗成皇帝五旬、六旬萬壽,均降旨特開鄉會試恩科,仰見宏敷教澤,行慶作人,有加無已。茲于咸豐十年屆朕三旬萬壽慶辰,允宜特開慶榜,嘉惠士林。著于本年八月舉行恩科鄉試,明年三月舉行恩科會試,以副朕簡拔人才至意。該部即遵諭行。所有大學士彭蘊章奏請察舉孝廉一折并開列章程十條,著大學士九卿會議具奏,再降諭旨。欽此。

兩江總督何桂清等為暫借浙闈舉行鄉試事奏折咸豐九年三月十七日

兩江總督臣何桂清、江蘇巡撫臣徐有任[壬]、安徽巡撫臣翁同書跪奏,為暫借浙江文闈舉行鄉試,恭折奏請圣訓事。

竊準部咨,咸豐九年正月初二日欽奉上諭,著于本年八月舉行恩科鄉試,明年三月舉行恩科會試等因。欽此。仰見圣天子樂育人材、嘉惠士林至意,即經恭錄轉行欽遵去后。嗣據江南紳士宗人府府丞溫葆淳等以士子懷才愿試,呈請暫借浙省文闈,將江南兩科鄉試于本年十月一并舉行等情,當即批司會議。今據江寧藩司梁佐中、安徽藩司張光第、蘇州藩司王有齡、安徽臬司馬新貽、署蘇州臬司湯云松會議具詳請奏前來。

臣等伏查,江南省乙卯、戊午兩科文武鄉試,因賊踞金陵,上年曾經奏準暫行展緩,俟克復省城后,首先設法籌措經費,將貢院修葺完整,另行請旨,援照湖南等省成案,特開一科,按照定額歸并取中在案??滔陆鹆晔〕侵溉詹浑y收復,而鳩工庀材修整殊非易事?,F蒙特開恩榜,設屆期趕辦不及,再行請展,不特無以副圣主辟門吁俊之懷,亦無以慰多士引領觀光之望。該紳士等所請,洵為取士掄才起見。江南為人文淵藪,上屆兩科鄉試均未能依期舉行,茲又恭逢慶典,上下兩江士子歡騰鼓舞,躍躍欲試之情迫不及待。惟是借地補行乙卯、戊午兩科,再加恩科中額,未免同時取中太多,不足以昭慎重。自宜先舉恩科,補帶乙卯正科,其戊午正科再歸下屆辛酉并試。雖借用浙江貢院從前曾有窒礙難行之議,然當時浙省邊境賊氛肆擾,籌防緊急。今則徽寧肅清,婺源近亦收復,今昔情形不同。即號舍亦尚可敷用,似可無礙借考。若不依期舉行,不足以廣皇仁而順輿情。其監臨撫臣現值江安兩省辦理軍務未能分身,浙江撫臣又難兼顧,往屆曾經奏請飭派江蘇學臣代辦有案。此次應請援照成案,由學臣前往代辦。所有內外提調、監試簾官及總理科場支應各員,浙省或有應須回避者,自可仍由江南派往,一切經費亦由江南籌備,足數解浙。應用供給等項皆仿照浙江章程,毋庸另議。除一面咨商浙江撫臣外,相應奏明,請旨遵行。如蒙俞允,臣等即將應辦事宜皆飭次第辦理,應奏咨者隨時奏咨,不誤十月之期。至武闈鄉試應如何舉行,現飭籌議,另行專折奏請。

謹將暫借浙江貢院舉行文闈鄉試緣由,會同江蘇學政臣孫葆元、安徽學政臣邵亨豫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訓示。謹奏。

咸豐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禮部速議具奏。欽此。

浙江巡撫胡興仁為陳明咨借浙闈鄉試諸多窒礙事奏折

咸豐九年三月二十二日

浙江巡撫臣胡興仁跪奏,為江南咨借浙省貢院舉行鄉試窒礙諸多,恭折仰祈圣鑒事。

竊臣接準兩江督臣何桂清、江蘇撫臣徐有壬咨稱,江蘇、安徽兩省乙卯、戊午兩科鄉試借浙江文闈于本年十月中一并舉行。等因。臣等卷查咸豐五年江南咨借浙省貢院,經前撫臣何桂清據現任江蘇藩司、前杭州府知府王有齡等詳請咨復窒礙難行,經蘇省奏明有案。今年特開慶榜,自應遂多士觀光之志。惟浙省貢院止有號舍一萬一千有零,并無余地可以添建。江蘇、安徽兩省應試者向有一萬七八千人,浙省貢院斷不敷用?,F在逆氛未靖,皖南、皖北士子云集,人多則奸良莫辨,且安徽郡縣半陷賊中,經費無出,學政考試尚難親歷,必無教官書斗認識,浙省無從稽查。臣正擬具奏間,適杭州將軍臣瑞昌來署,面稱此舉關系重大,科場人多勢眾,各城門無從稽查。等語。并據浙省紳士沈秉桓等公呈,以從前徽州、寧國失守,浙江猶能固守者,實由士民固結,無通賊之人。今安徽士子來浙應試,隨從人役必多混雜,城門無從攔阻,誠恐逆賊詐偽百出,于浙江、江蘇兩省均有關礙。臣又函商幫辦軍務許乃釗,接據函復,亦稱窒礙難行。并與在籍紳士真熙等反復熟商,總以皖省應試之人奸良莫辨、人數眾多、實難稽查,僉稱如一。江蘇紳士原有捐建貢院之議,為時尚早,似可趕辦。金陵賊勢已衰,即指日克復,尚多善后事宜。查例載考試年份不得條陳科場事宜,因準江南來咨,且非條陳事宜,與常例不同。

臣有守土之責,為思患預防起見,謹會同杭州將軍臣瑞昌合詞附驛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訓示。

謹奏。

咸豐九年四月初一日奉朱批:【另有旨?!?sup>欽此。

注:①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隨手登記檔》補充。

大學士瑞麟等為議江南暫借浙闈舉行恩科并補乙卯正科事奏折

咸豐九年四月初一日

大學士管理禮部事務臣瑞麟等謹奏,為遵旨議奏并請飭查事。

咸豐九年兩江總督何桂清等奏請暫借浙江文闈舉行鄉試一折,于三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禮部速議具奏。欽此。查原奏內稱,據江南紳士宗人府府丞溫葆淳等以士子懷才愿試呈請暫借浙省文闈,將江南兩科鄉試于本年十月一并舉行。伏查江南省乙卯、戊午兩科文武鄉試,因賊踞金陵,上年曾經奏準展緩,俟克復省城后,另行請旨,援照湖南等省成案特開一科,按照定額歸并取中在案??滔陆鹆晔〕侵溉詹浑y收復,而鳩工庇[庀]材修整,殊非易事?,F蒙特開慶榜,上下兩江士子歡騰鼓舞,躍躍欲試之情迫不及待。惟是借地補行乙卯、戊午兩科,再加恩科中額,未免同時取中太多,自宜先舉恩科,補帶乙卯正科,其戊午正科再歸下屆辛酉并試。其監臨往屆曾經奏請飭派江蘇學臣代辦有案,此次應請援照成案,由學臣前往代辦。所有內外提調、監試簾官及總理科場支應各員,浙省或有應須回避者,自可由江南派往,一切經費亦由江南籌備,足數解浙。應用供給等項,皆照浙江章程,毋庸另議。等語。

臣等查,江蘇、安徽兩省為人文之藪,上屆兩科未能依限舉行?,F在金陵未即收復,該省士心固結不解,仰見我國家涵濡之澤至渥且深,而該士子等懷才效忠之忱亦有郁積勃發而不容遏者。臣等以為,宜有以曲全而慰藉之。蓋伸士氣,即以固民心也。惟是借用浙江貢院有無窒礙之處,非臣等所可懸擬。相應請旨飭下浙江巡撫察看情形,可否借試。如果事在可行,即請如該督等所奏,準其借用貢院鄉試,于本年十月舉行恩科并補乙卯正科,其戊午正科再歸下屆辛酉并試。至監臨、提調、內外監試簾官及總理科場支應各員,應如該督撫所議辦理,一切經費亦由江南籌備解浙。應用供給等項,均仿照浙江章程,毋庸另議。仍于兩省士子云集之時,嚴密稽察,以防匪徒混入。如其事多窒礙難于舉行,亦應由該巡撫據實奏聞。所有江南鄉試仍俟金陵收復之日,按科分次歸并補試。

所有臣等議奏請旨飭查緣由,是否有當,伏候命下,臣部即交兵部飛咨該撫迅速復奏辦理。為此謹奏。請旨。

安徽學政邵亨豫為歲科并試徽州府生童事奏折

咸豐九年五月初六日

安徽學政臣邵亨豫跪奏,為恭擬考試徽州府通融辦理,仰祈圣鑒事。

竊臣自到任后,體察徽州情形,現在全郡肅【清】,恭遇圣壽,特開慶榜,多士志切觀光,情殷望試。隨諄飭徽州府趕緊并案考試,已據詳報開考日期。伏查安徽自軍興以后,上兩屆歲科俱未舉行,業經前學臣沈祖懋于咸豐八年札飭各縣,將已經舉行縣試者即作第一屆歲案,又舉行縣試一次作為第一屆科案?,F擬府考一竣,臣即行開考,歲科并試,作為補行癸丑后三年之歲科兩試,以后逐漸補行,較為直捷。至如他省地方遼闊之處,原準歲科并行,均于歲考出案之后再行科試。此次徽郡雖無賊蹤,別郡軍務未蕆,若一概調齊,誠恐稽察難于周密。除文生人數較少,仍調齊按歲科分試外,其六縣文童擬酌配人數,分數次調考??伎⒁淮?,再調一次??伎⑽耐?,再調武童。若仍歲科兩案分考,恐曠日持久,該文童等守候維艱。擬照補行鄉試,以兩科歸并一科,仍照兩科定額取中之例,于一場取進,則稽察易周,舉行較便。且以后各郡軍務漸竣,一律照此舊章辦理,不致竭蹶。

臣為舉行試事于皖省情形不得不通融辦理,是否有當,謹繕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六【月】十五日奉朱批:著照所擬辦理。欽此。

兩江總督何桂清等為遵旨會議蘇皖借用浙闈鄉試并酌擬分別辦理事奏折咸豐九年五月十一日

兩江總督臣何桂清、浙江巡撫臣胡興仁、江蘇巡撫臣徐有壬跪奏,為遵旨會議江蘇、安徽借用浙闈鄉試,酌擬分別辦理,恭折奏聞,仰祈圣鑒事。

竊臣等于咸豐九年四月初八九等日承準軍機大臣字寄,四月初一日奉上諭,前據何桂清等會同學政奏請暫借浙江文闈舉行江南鄉試。等因。欽此。遵旨寄信前來。仰見我皇上于培養士氣之中,寓體恤周全之意。臣等跪誦之余,何勝欽佩,遵即恭錄互商,務求妥速,并飛致安徽學臣邵亨豫一體查復。臣等伏思,江蘇、安徽兩省向系同闈分中,現既停止兩科,今逢慶榜,自宜同時遞舉,以伸士氣而副圣懷。惟鄉試入闈士子總以學臣科試及遺才收錄為憑,上下兩江皆屬人才淵藪,近年江蘇學臣按試者取額無幾,如今冬來浙應試人數既有可憑,水陸程途往來亦便,自必踴躍觀光。若皖省八府五直隸州,特皖南踞浙較近,而池、太現未收復,徽、寧所屬仍時有賊蹤,此外安慶、廬州新舊省會及鳳潁二府,六安、滁、和、泗四州踞浙甚遠,且多被賊氛竄擾,數年來科歲久停,儒生讀書稽古無不以盛朝科第為榮,然亦待蒙業而安,始奮于功名之路?,F據邵亨豫復函,非不欲本年同試,而約計皖北各屬或資斧不繼,或學業拋荒,能過江應試者不過數百人。如該學政所云,即勉強蘇皖同闈,號舍亦當不缺。但皖北來者必稀,該省兩科中額僅取之徽、寧、廣德兩府一州,似尚非慎重科名之道。其余六府四州一經平定,轉有懷才莫售之嗟,亦未免屈多伸少。且江蘇應試諸生兩科應中一百三十八名,尚有捐輸廣額,揭曉日期在十一月十五日內。如皖省接續舉行,須于十一月下旬入闈,十二月初旬試畢,揭曉已在封印之后,不免諸形迫促。臣等再四函商,惟有仰祈圣恩飭令江蘇士子于本年十月間來浙鄉試,其安徽所屬擬俟金陵克復,該省平定之處較多,即不拘年月,或修理金陵貢院,或仍就浙省貢院隨時請旨,并本年慶榜一體補行,則人才次第全收,而大典益昭慎重。如蒙俞允,一切應行事宜,臣等當查照前折所陳,陸續咨商請旨遵辦。

所有蘇皖兩省鄉試擬請分別辦理緣由,臣等意見相同,理合聯銜具折,由驛馳奏,是否有當,伏乞皇上圣鑒訓示遵行。謹奏。

咸豐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奉朱批:【另有旨?!?sup>欽此。

注:①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隨手登記檔》補充。

通政使張芾為皖省眾紳吁請仍借浙闈鄉試事奏折咸豐九年六月初四日

通政使司通政使臣張芾跪奏,為皖省眾紳吁請遵旨仍借浙闈舉行鄉試,據情代奏,仰祈圣鑒事。

竊據皖南、皖北紳士,翰林院侍讀呂錦文等呈稱,江南省文闈鄉試向系江蘇、安徽同場合榜,自咸豐三年金陵被擾,乙卯、戊午兩科均未能舉行。今歲恭逢萬壽,慶榜特開,蒙各督撫奏借浙闈舉行江南鄉試,已奉旨準行,嗣浙江巡撫以皖人眾多,恐號舍不敷、稽查弗易具奏。復奉上諭:借闈考試,原以加惠士林,自當于變通辦理之中,悉心籌畫。等因。欽此。仰見圣明曲體士情,無微不至,俾江南全省同沐恩光,凡在士林,莫不欽感。乃皖士正切觀光之志,而傳聞忽有展緩之辭,所謂士子眾多,稽查不易,此固慎重地方之意。第獨考江蘇,亦須認真盤詰;合考安徽,無妨一律嚴查。將謂經費孔鉅,擘畫維艱,此亦先事預籌之意。第江、安同考,經費尚可分籌;江、安分考,經費更難獨辦。即以時勢論之,安徽之安慶未斷賊跡,江蘇之金陵猶為賊踞;以道理論之,安徽之鳳穎固越在淮南,江蘇之海徐更遠居河北。且同闈同榜多士,久習為故常。而分月分場,圣主猶俯加體恤,無論緩期來歲禮闈已覺向隅,即特開一科,場費愈形浩大。至號舍一節,查浙省貢院計有一萬二千余間。江蘇鄉試向有六七千人,安徽鄉試向有五六千人。以現在計之,江蘇未必加增,而安徽被擾已久,數必大減,當不致過形擁擠,或慮不敷,再四思維,均無窒礙。是以瀝情環請,仰乞據情入奏?;蜃袂爸?,以分月上副宸衷?;蜓f例,以同場下孚士望。等情。合詞請奏前來。

伏念臣專司防剿,事關掄材盛典,何容越俎而謀。惟皖省被擾已歷七年,民生日敝,士氣不伸。而團練以佐戰攻,捐輸以濟軍餉,一經曉諭飭辦,無不踴躍爭先。即被陷之區,亦多暗行團練,密備貲糧以待大軍。雖疊經賊匪之朘削煽誘,而忠義之氣時思振作。固由我圣朝深仁厚澤,有以固結人心,亦以每縣每鄉必有讀書明理之人,列黌序、登賢書者維持其間。即如徽池兩屬,自臣督辦以來,于團練助戰克復之縣,屢為之請廣文武學額。又于捐輸集有成數之縣,亦為之請廣文武學額、中額,原以仰體皇上策勵人才之意,俾他方收干城之用,軍中得飽騰之益也。乃者恭逢慶榜,皖省人士不得與江蘇共被皇仁,又不得分月入場,以遵諭旨,殊失多士之請。臣身居局外,雖不敢意存見好妄有干預,然既據該紳等三十余人聯名請奏,皖南、皖北眾口一詞,事關大局,又何敢引嫌緘默。

所有眾紳呈請鄉試緣由,理合據情代奏,伏乞皇上圣鑒訓示。

再,科場經費由江蘇籌畫,容有不敷。據該紳等皆稱,應自籌捐,稍資津貼。至被擾之區稽查不易,亦經臣詢之安徽學臣邵亨豫,知全省學冊皆具,確有可查,其人數不至過多,號舍無虞不足,譏[稽]察亦尚易周。合并陳明。謹奏。

咸豐九年六月十六日奉朱批:【另有旨?!?sup>欽此。

注:①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隨手登記檔》補充。

安徽學政邵亨豫為皖省眾紳請仍借浙闈舉行本年鄉試等事奏折咸豐九年六月初四日

安徽學政臣邵亨豫跪奏,為安徽紳士吁請本年鄉科仍借浙闈與江蘇同試,據情恭折奏祈圣鑒事。

竊查江南文闈鄉試向系江蘇、安徽合考,自咸豐三年兩江被擾,乙卯、戊午兩科未能舉行。今逢萬壽,慶榜特開。兩江督臣何桂清等會同臣奏請借浙舉行江南鄉試,奉旨準行。經浙江撫臣胡興仁以皖人眾多,恐號舍不敷、稽查不易具奏。欽奉上諭:借闈考試原以嘉惠士林,自當于變通辦理之中,悉心籌畫。等因。欽此。仰見我皇上曲體士情,無微不至,欽感難名。旋接浙江撫臣胡興仁函商,以徽省既另作一次,所有闈差須調用皖員,稽查須責成皖學。等因。臣以兩場考試則皖省軍務未竣,差委乏員,經費亦絀,而胡興仁慮一場號舍不敷,故臣復函,有皖北完善之區較少,或資斧不繼,或學業久荒,實不能渡江而南者,當不逾數百,是以約計全數不過三千。即仍附江蘇同考,辦理亦易。如須分期,或請仿照順天鄉、會正場過后即考宗室之例,于十月十六日江蘇考竣,十八日接考安徽,則一切提調、監試當可無庸更易。等語。續接胡興仁移咨,以安徽鄉試擬請緩至來歲秋間請旨特開一科。茲據皖省紳士翰林院侍讀呂錦文,翰林院編修黃鈺、宋夢蘭、方鍇、章瓊,前福建汀漳龍道桂超萬,前浙江杭嘉湖道孫觀等三十余人呈稱,以恭逢慶榜,正切觀光之志,旋聞展緩之詞,是曠典欣逢,薄海同被,獨安省士子不獲躬際其盛。若以奸宄混跡,則江寧、安慶均未靖兵氛;若以道里過遙,則廬、鳳、淮、徐當不殊跋涉。江蘇既認真盤詰,安省無難一律嚴查。所謂經費維艱,擘畫不易,則江、安同考,經費尚可分籌;江、安分考,經費愈難獨辦。至考生人數,江省未必加增,安省被擾已久,勢必稍減,號舍一節,無慮不敷。等情瀝稟前來。臣竊念民□以士習為轉移,而讀書以登科為榮幸。皖省自軍興以后,練團、捐餉無不倡率于士人,茲當寰區共沐皇恩,若令皖省向隅,則下無以慰多士黽勉稽古之心,即上無以副圣主嘉惠士林之意。臣因該紳士等請試情殷,陳詞懇切,不敢壅于上聞。而揆度情形,惟江、安同考,則蘇省之費應不增,而皖省紳士亦尚可共籌津貼。至謂稽查宜密,則學冊俱全,加以地方文童紳士互結,奸宄亦無虞混跡??煞裱銎蛱於?,仍準皖省士子與江蘇同借浙闈考試,以廣皇仁,以孚士望。

為此謹據情繕折,由驛馳奏,是否有當,伏乞皇上圣鑒訓示。謹奏。

咸豐九年六月十六日奉朱批:已有旨。欽此。

兩江總督何桂清等為酌議借闈鄉試科場事宜條款事奏折咸豐九年六月二十九日

兩江總督臣何桂清、江蘇巡撫臣徐有壬跪奏,為酌議借闈鄉試科場事宜條款,恭折奏祈圣鑒事。

竊照咸豐九年己未恩科鄉試,前經會議,先就江蘇一省借用浙闈舉行,并補帶乙卯正科,俟浙省試期畢后,于十月內接續考試。其外提調向由江寧藩司辦理,現在金陵未復,案卷無存,且刻下籌餉一切事務較繁,未能兼顧,并經飭委署臬司蔡映斗設局總理,業經先后奏明在案。茲查歷科鄉試均由撫臣前往監臨,今借闈考試,遠在浙省,臣徐有壬有督籌餉需及辦理地方要事,未能分身遠離,應請旨飭下江蘇學臣屆期赴浙代辦監臨。其闈場一切事宜,原有舊章可循。第借用浙闈情形稍異,或須查照浙江章程,或可仍循蘇省舊例。事屬創始,頭緒紛繁,必須及早厘定,俾免臨時掣肘。據署臬司蔡映斗會同江蘇兩藩司酌議章程詳送前來,臣等詳加復核,酌定八條,謹繕清單,并會同江蘇學政臣孫葆元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訓示。

再,此外一切未盡事宜,容隨時查明奏咨辦理。合并陳明。謹奏。

咸豐九年七月十六日奉朱批:【另有旨?!?sup>欽此。

注:①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隨手登記檔》補充。

杭州織造恩麟為江蘇士子借浙闈鄉試擬請發給護照等事奏片咸豐九年七月十四日

再,本年浙省恭逢己未恩科鄉試,并經兩江督臣何桂清奏準,江省士子即借浙江貢院,于十月接續舉行鄉試。等因。奴才案查,歷科鄉試俱由關先期曉示各郡士子,不得包攬夾帶稅貨,嚴禁各關口,凡士子隨身行李衣箱,毋許苛查在案。本年江省士子來浙應試,維時既長,人數倍眾,所帶稅貨積少成多。杭關向以蘇松各屬綢布雜貨等稅為大宗,現值洋藥收稅之初,尤宜認真辦理,倘有透漏,于稅課大有關系。在各士子以功名為念,或未必如商販之所為。惟恐有漁利奸徒煽惑該士子之跟役等攬帶漏稅,而士子為之袒護,滋生事端,隔境辦理,殊多掣肘。奴才面商撫臣預為籌畫,擬請咨明江蘇撫臣,除查照江南成案曉示外,并飭令各府州縣轉行各學官,于士子起身赴試之日,每名發給護照一張,當將行李衣箱及送考跟役數目、名姓、有無別項貨物填注明晰,給照時嚴飭該書斗等毋得藉端需索,以滋擾累。該士子抵關,即令將護照呈送,以便加戳驗放。試畢,如置有稅貨,亦于護照內填注□□數目,以便出關時由北關委員分別稱重辦理,補納正稅。如驗有攬帶大宗稅貨情事,務將奸販究出,追繳稅銀解關,其包攬之人按例懲辦,庶奸販不致乘機漏稅,而稽查亦免滋生事端。奴才愚昧之見,是否有當,謹附片奏聞,伏祈皇上訓示。謹奏。

咸豐九年七月十四日奉朱批:依議辦理,毋得稍有含混。欽此。

著酌辦咸豐九年己未恩科江南文闈鄉試內外簾事上諭咸豐九年七月十六日

咸豐九年七月十六日內閣奉上諭:何桂清、徐有壬奏酌議借闈鄉試事宜開單呈覽一折,本年己未恩科江南文闈鄉試借用浙闈舉行,其內外簾一切事宜,自應參酌舊章,變通辦理。除監臨事務前已降旨令江蘇學政孫葆元入闈代辦外,其外簾提調,著照何桂清等所擬,派令江蘇署臬司蔡映斗屆期隨帶委員赴浙設局辦理,仍由浙江撫臣加派現任大員及印委各員幫辦。內簾提調及監試等官,著由江蘇省酌派道府大員前往。內外簾官一并由江蘇調派,其巡查彈壓搜檢各武職,即由浙江巡撫就近派充。至該省鄉試系帶行乙卯正科,所有官卷、民卷中額,均著加倍取中。其捐輸推廣之額,均歸民卷取中,不得加入官卷。所有與考生監,著學政于錄遺時通飭各府、州、廳、縣學,確實加結詳送,以杜弊竇。至所稱同考官擬改為十房之處,前因張芾奏安徽紳士吁請舉行鄉試,業經降旨,準其于十月內同江蘇一并借用浙闈辦理。試卷既多,恐十房不敷分校,著該督等酌量添派。余著照所議辦理。該部知道。單并發。欽此。

浙江巡撫胡興仁為浙省武鄉試請改期舉行事奏片咸豐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再,今科江蘇、安徽鄉試均于十月內借浙闈舉行,所有浙省武闈鄉試應請改期于咸豐十年二月內舉行,理合附片奏聞,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奉朱批:依議,兵部知道。欽此。

注:①此為奉朱批時間。

兩江總督何桂清等為江南鄉試分校內簾請照浙江成案調派十六員事奏折咸豐九年八月初一日

兩江總督臣何桂清、江蘇巡撫臣徐有壬跪奏,為江、安鄉試分校內簾請照浙江成案調派,恭折奏祈圣鑒事。

竊準部咨,欽奉上諭,安徽鄉試即著定于十月內同江蘇一并借【浙】江文闈辦理。等因。欽此。恭錄行文前來。伏查今屆鄉試,前因先就江省舉行,是以于具奏條款內請將內簾官改為十房在案。今安徽鄉試奉旨允準同借浙闈辦理,其內簾官自應仍照向歲,調派十八房以資校閱。惟浙闈房屋系有一定,歷屆浙省內簾僅有十六員,已形擁擠,若照江南舊額派往,實屬不敷分住。今屆鄉試因江、安賊氛未靖,赴考士子較少,且限于浙闈號舍不能加多,是江、安中額雖多于浙江,而此次進考者則與之相等,仿照浙省成案派委十六員已足敷分校。據外提調署江蘇臬司蔡映斗會同江蘇兩藩司議詳請奏前來,臣等復核無異,謹會同江蘇學政臣孫葆元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訓示。

再,其余各項執事人員仍照江南舊額分別派委。合并陳明。謹奏。

咸豐九年八月十九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安徽學政邵亨豫為辦理借闈鄉試情形事奏折

咸豐九年八月初六日

安徽學政臣邵亨豫跪奏,為江南借浙鄉試期近,謹將辦理情形恭折具奏,仰祈圣鑒事。

竊江蘇借浙闈鄉試,因皖省紳士合詞吁請與江蘇合試,經臣張芾暨臣據情具奏,奉旨準行。旋準江蘇撫臣移咨,以皖省撫藩俱遠在皖北,文移往返維艱,本屆鄉試公事均須變通辦法,咨商各件均投送臣衙門核辦。江南停正兩科,皖省兵燹之后,文卷多遺,事同創始。皖南一道亦不盡完善之區,凡飭屬籌辦公事,諸難應手??荚嚱涃M前經奏明,由紳士籌款津貼,且奉諭旨后即飭官紳委為籌畫。浙闈號舍一萬二千有余,迭經江浙撫臣移咨,皖省試士以四千為率,皖省本屆赴試人數減于往時,自應即照所咨辦理??婆e正案,除徽州新試外,其余未試府州,應以咸豐二年科案為定。至錄取遺才,亦經江浙撫臣移咨,以江蘇學臣即在江陰縣考試,安徽亦即在徽州辦理。查江陰地處適中,江北府州皆須取道常州赴浙。即蘇松兩府,亦皆相距非遙?;罩萜幰挥?,寧廣太自徽到浙已屬迂道,皖北路途遙遠,非特士子苦累,難于輾轉跋涉,即趕緊重復行文,一時亦前來不及?,F在徽州試事已竣,臣即將徽州一府先行錄科。如寧廣未及考試,即調至徽州錄科,再行赴浙。應試士子先期通飭各屬均給予印票,以憑沿路稽查,可無慮奸宄混跡。此外,皖省士子避居近省者,已由臣咨明江浙藩司出示曉諭,令取具地方官游幕文書一體收考。至皖北士子或因路途阻隔不能繞道來徽,及在他省游幕,聞信較遲,不及赴徽,徑赴浙江求試者,未便遂令向隅,應俟臣到浙后,與撫臣商酌借地大收,以廣皇仁。

再,皖省中額四十五名,本年萬壽恩科帶補乙卯鄉試,系兩榜并試,應照例倍中九十名。又新奉部咨,捐輸廣額,加鄉試定額二名,加廣鄉試中額二名,共四名。所有官卷,向例二十名取中一名,應照江蘇議定章程,以官卷人數核定中數倍取。其捐輸推廣之額,遵照部議,俱將民卷合并上聞。

所有借浙鄉試情形合謹由驛恭折具陳,伏乞皇上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八月十九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兩江總督何桂清等為借用押運通判關防用于浙闈文場事件事奏片咸豐九年八月十九日

臣何桂清、臣徐有壬跪奏。再今屆借用浙闈鄉試,前經奏明飭委署臬司蔡映斗設局辦理外提調事務。俟場期將屆,即行移局赴浙在案。茲查臬司為通省副名,驛傳總匯,公務較緊,今兼辦外提調,有總理科場之責,往來文件亦復不少。且赴浙之后仍須辦理本任事務,所帶臬司印信難以兼用?,F在蘇庫有存儲松押運通判關防,堪以暫借于文場事件,專以為蓋用,以昭信守,兩分區別。

除飭令遵照外,謹附片陳明,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八月十九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兩江總督何桂清等為借浙闈鄉試應需文職各員并請借委浙員等事奏折咸豐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兩江總督臣何桂清、江蘇巡撫臣徐有壬跪奏,為借浙文闈鄉試應需文職執事人員,一并借委浙員以資熟手,恭折奏祈圣鑒事。

竊照本年江蘇、安徽兩省己未恩科并補帶乙卯正科鄉試,借用浙江文闈辦理。所有應辦事宜業已次第分別舉行。其分校內簾,因浙闈房屋系有一定,前經奏明,仿照浙省成案,由江南派往十六員,并于折內聲明,其余各項執事人員仍照江南舊額分別派委在案。茲據外提調·署江蘇臬司蔡映斗會同江蘇兩藩司詳稱,今屆借浙鄉試,闈內闈外應需執事文員,本擬由江蘇調委赴浙,惟現在辦理闈務,一切書役均擬借用浙省原辦熟手,以期無誤。江蘇委員系屬隔省,恐不足以資彈壓而靈呼應。惟有一并借委浙員,庶可聯絡一氣,免致臨時掣肘。至江南歷屆鄉試題名錄內,如協辦、受卷、巡綽等官員數,均較浙省加多,浙闈房屋有限,不敷分住,自應查明浙省章程,酌量借委,總期足敷辦公,不必拘泥江蘇向章,轉致窒礙。等情請奏前來。臣等伏查,本年借用浙闈鄉試,所有內簾分校應需十六員,業經奏明由江南派往在案。其執事文員非簾官可比,若亦由江蘇調委前往,誠恐隔省呼應不靈,相應請旨飭下浙江撫臣即照浙省派委員數,將江南文闈應需文職執事人員一體飭委辦理,以資熟手,俾免貽誤。

除咨明禮部查照外,謹會同江蘇學政臣孫葆元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訓示。謹奏。

咸豐九年九月初五日奉朱批:【另有旨?!?sup>欽此。

注:①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隨手登記檔》補充。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借闈鄉試因號所限江蘇取錄較前稍嚴事奏片咸豐九年九月初二日

再查,江南向來鄉試闈中一萬六千余號,江蘇、安徽同闈合試,號數甚寬,錄遺去取較易。今同借浙闈鄉試,查浙省貢院止有號舍一萬一千有零,并無余地可以添建。前經浙江撫臣具折奏明在案,似此號舍兩省分用,除安徽科舉約送四千余人外,則江蘇科舉計可送至七千上下之數。臣于錄遺詳細校閱,因號所限,取錄不得不較前稍嚴,以符號數。謹先將錄遺實在情形并約送科舉人數附片陳明,伏乞皇上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九月初二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注:①此為奉朱批時間。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錄送科舉人數并起程赴浙日期事奏折

咸豐九年九月初三日

江蘇學政臣孫葆元跪奏,為錄送科舉人數并臣起程赴浙日期,謹繕折陳明,仰祈圣鑒事。

竊臣查,江南鄉闈號舍向有一萬六千余間,號數甚寬,錄遺去取較易。今江蘇、安徽同借浙闈鄉試,浙號只有一萬二千,除安徽科舉約送四千余人外,江蘇科舉約可送至七千上下之數。臣辦理錄遺不得不就號數錄送,已于奏明考試通州完竣折內附片陳明在案。旋接準浙江撫臣咨稱,浙闈號舍雖有一萬二千,除毛號不堪坐之外,止有一萬一千,絕無余地可搭席號。并聲敘科場條例內載,江南大省科舉,每舉人一名,取送八十名,副榜一名,取送四十名。按江蘇額中舉人、副榜,共應取送六千四十名。等因。似此照例錄送,江蘇按中額既應取送六千四十名,安徽按中額即應取送三千九百六十名,江、安兩省同闈,計一萬號即堪敷用。其號并毛號尚余二千。臣伏念今歲恭逢慶榜,士林踴躍,理應多送數百名,俾應試者進取遂志,普荷天恩,以期仰慰我皇上樂育人材之至意。臣查,浙闈號舍并毛號既有一萬二千,其毛號雖稱不堪坐,俟浙省鄉試揭曉后,飭蘇省鄉試總辦加以修理,其號諒亦可用。江、安兩省士子分坐,照上下江中額四六分數核算,安徽應分四千八百號,江蘇應分七千二百號。按號取滿,江蘇正案與錄遺科舉人數共計取送七千二百名,實無余地可再展送。

現在錄遺事畢,臣擬于九月十一日由江陰起程,赴浙代辦監臨事宜,謹將錄送科舉人數并臣起程赴浙日期繕折陳明,伏乞皇上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著浙江巡撫胡興仁酌派各員辦理江南借闈鄉試事上諭咸豐九年九月初五日

咸豐九年九月初五日內閣奉上諭:何桂清等奏借闈鄉試應需文職人員請一并借委浙員一折,本年江南鄉試借用浙江貢院,除內簾同考官已由江蘇派往外,其應需文職執事人員若概由江蘇派往,不但人數眾多,兼恐呼應不靈。著胡興仁即照浙省章程,酌派各員一體辦理,以資熟手而免貽誤。

欽此。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江陰錄遺并拿獲滋事高郵生員時步瀛等情形事奏片咸豐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再,江蘇士子之應鄉試者生監計及萬人,聞往屆因號舍較多,可以錄送八千余人,其不能錄送之一千余人,雖明知無號可坐,亦必于督撫學政及司道出門時環繞求送,每至擁擠不前,因起招搖撞騙之風,實為劣習。今科借浙闈鄉試,號舍較少,不能錄送者約有二千余人。查舊章,錄遺向在江寧,今若赴浙錄遺,該處地方官皆非本管,勢必因求送而生事端,撞騙之風亦將更甚。況杭州考棚系浙江學臣住棚,未便借考,是以與督臣撫臣商定,即在江陰錄遺,仍先牌示各屬士子于出場后即行回籍舊案,原以防滋事而杜弊端也。乃有生監等于八月十三日具稟,請與上江分闈鄉試。臣當飭提調,示以欽奉諭旨,上下兩江并闈鄉試原系照例辦理,不得臨場妄瀆。十四日,臣先錄常州遺才,正擬點名時,忽聞東西柵門擁擠喧鬧,詢因生監等堅請分闈,致將常州士子擁住,不能進前聽點。臣又飭各屬教官剴切曉諭,仍喧鬧不散。因飭江陰縣查拿,先后拿獲高郵生員時步瀛等四名,始各散去,常州士子得免擁擠入場。隨將滋事生員時步瀛等,并彈壓無方轉代吁求之蘇州府學訓導包桂生一并咨送撫臣嚴行懲辦,以后各屬士子按場錄遺,俱循守規矩,一律安靜,撞騙之風亦息。

理合附片陳明,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注:①此為奉朱批時間。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帶病赴浙監臨等情形事奏片咸豐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再,臣于六月下旬考試通州,正值天氣暑熱,先發眼疾,比服涼藥數劑,眼疾漸愈,而肝氣與便血舊癥復發,延醫調治,至今尚未全痊。錄遺之時精神盡可支持,至監臨責任一切事務殷繁,尤宜加意慎重。臣以微疾未愈,趕緊醫治未見速效,心中不勝焦灼。今場期已近,惟有力疾赴浙,率同提調、監試各官黽勉辦理,期免貽誤。謹將臣病未全痊,趕緊醫治情由附片陳明,伏乞皇上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奉朱批:覽。欽此。

安徽學政邵亨豫為皖北士子赴浙應試者較眾請加中額事奏折咸豐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安徽學政臣邵亨豫跪奏,為皖北士子赴浙應試者較眾,可否吁懇天恩,將部臣所議中額累加推廣,恭折奏陳,仰祈圣鑒事。

竊臣于九月十一日準安徽撫臣移咨請暫停皖省鄉試,旋欽奉上諭:安徽眾紳吁請仍借浙闈舉行鄉試,已加恩允準借闈舉行,惟人數既屬無多,此次該省中額者暫行酌減。著禮部速議具奏。欽此。仰見我皇上于權衡至當之中,仍寓玉成不遺之意,欽感難名。嗣奉禮部札知,以本屆應試止徽寧廣兩府一州,未便令占額過半,應照四六并加額二名,共取中三十八名。是部臣以三屬之地較全省之額照四六取中亦已至為平允,臣雖至愚,何敢再為多士乞恩,上瀆宸聽。惟臣伏查撫臣所奏,系因定遠不守,軍務較為吃緊,皖北士子斷不能間關跋涉赴浙觀光,與其使皖北向隅,固不若暫緩試期,俾皖北皖南同占圣澤,此實撫臣萬不得已之苦心,故為此兩全之計。惟臣于徽寧廣三屬考試,即飭南北各屬士子一體隨棚錄遺,比至浙省,知池太皖北士子紛紛到浙。臣雖初次錄科,未能截數,而約計池太皖北正案錄遺將及一千。臣查向來皖省士子赴試者不逾六千,本屆人數較歷次應試總不止過半。皖省自軍興之后,捐輸團練,敵愾同仇,方且仰沐皇仁,加廣中額學額。即此次徽寧廣一隅之地紳士自愿籌貼鄉試經費,節經臣張芾暨臣設法諄催,現在解交江蘇科場總局已有一萬五千。該紳士等當地方凋敗之余,尚能踴躍輸將,不分畛域,其勉圖上進之情已為可憫。而皖北士子亦能棄家遠涉,奮志科名,此皆我皇上培植恩澤,淪肌浹髓,故各士子觀光情切,鼓舞歡忻。況本年慶榜宏開,自合全恩溥被,臣愚昧之見,可否仰懇天恩,將恩科全額并加廣四名,俯準于本科取中,其乙卯中額,仍請俟軍務肅清,于下屆辛酉鄉試并案舉行,則全皖士子既戴恩于此日,而皖北士子亦留余于將來,似與部臣撫臣婉轉曲全之意,亦皆符合。

所有臣仰乞天恩準照恩科全額并廣額取中之處,謹會同通政使司臣張芾由驛馳奏,臣于送考后暫駐浙省,恭候皇上訓示遵行。謹奏。

咸豐九年十月初七日奉朱批:【另有旨?!?sup>欽此。

注:①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隨手登記檔》補充。

安徽學政邵亨豫為寧廣試竣赴浙送考情形事奏折

咸豐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安徽學政臣邵亨豫跪奏,為恭報寧廣兩屬試竣,現已趕緊抵浙送考,繕折奏陳,仰祈圣鑒事。

竊臣于八月初間,接試徽州武場,擬將徽屬及各府州應行錄遺生監調考完竣,即行赴浙。因接寧廣兩處紳具稟,吁請以借浙闈鄉試在即,求于鄉試前按臨,并申明廣德向附寧國考棚考考(此字衍———編選者)試,現因寧郡軍務未靖,考棚未及修葺,寧郡考試應暫在寧國府屬旌德縣考棚舉行。所有廣德試事,該處踞旌德較遠,寒士跋涉艱難,旌德地僻城小,難容多人,且廣德因向無考棚,歷來于寧國附考,現已鳩工創建,應即于臣赴浙時順道按臨。等因。臣伏查其時距鄉試之期不及兩月,一切科場事宜均須臣到浙與浙江撫臣暨江蘇科場總局司道通商,勢難過于遲緩。而兩處士子因恭逢盛典,望試情殷,又不能不俯如所請,俾慰觀光之志,因趕緊將徽郡及池太皖北士人在徽者先行錄取遺才。臣于八月十七日轉旌開考,九月初七日轉廣開考。因鄉試期迫,遵照前江蘇學臣李聯琇奏準,生員歲科合試酌量廣取一等。其廩增幫補,即統計三年內所出之缺,按考取名次序補之案,亦將生員歲科合試。至寧國武場府考尚未完竣,暫行停緩,于廣德文場竣事,即將武場接考,于九月十九日自廣起身,于二十四日到浙。臣查寧國一郡文風以涇旌為最,宣太次之,南寧又次之。廣建士風尤醇,而文風視寧郡較遜。臣恐該士子等望試既切,僉不免弊竇叢生,先期剴切曉諭。并試士之日,終日在大堂監試,嚴行稽察,及發落之日,文則教以立名砥行,武則訓以有勇知方,以無負圣世樂育人材之至意。臣于寧廣正場試竣,即將本屬及各府州陸續趕到者隨棚考取遺才,其逕行赴浙者,亦即于日內趕緊考試,以便買收試卷入場。該士子等到浙后,均恪遵規矩,安心待試,足以上慰圣懷。

所有寧廣考竣,臣到浙送考情形,合謹繕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鑒。謹奏。咸豐九年十月初七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安徽學政邵亨豫為皖南及寄寓皖南士子由皖南道轉詳學政處給咨事奏片咸豐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再,臣前據宣城縣知縣袁青云稟稱,安省舉人會試例于年前九月具呈,由該州縣詳府,由府詳司,由司轉呈巡撫給咨,仍遞發該州縣給領啟行,往返動經數月。茲查庚申恩科會試瞬屆,本科于十一月揭曉,十二月即須領咨北上。而皖北軍情稍緊,恐道路時有梗阻,若循照舊章,誠恐緩不濟急。擬請暫為變通,此屆皖南及寄寓皖南新舊舉人請咨,應由縣報明本府,經詳本道,轉詳學政代給咨批。等因。臣查,本年江南于十月借浙闈補行鄉試,揭曉較遲,而撫臣遠駐壽州,若均須由撫臣給咨,恐新舊中式士子或因文報往還遲誤,不得躬逢盛典,實切向隅。臣再四思維,自應如該縣所稟,此屆皖南及寄寓皖南新舊中式士子均由皖南道轉詳臣處給咨赴試,則通融辦理,庶可廣沐皇仁。除一面咨商撫臣外,理合附片奏陳,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江南鄉試情形事奏片咸豐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再,本科江南鄉試,入場士子九千七百七十余人,均恪守場規,安靜無弊。所有三場朱卷,臣在闈中督飭彌封、謄錄、對讀各職官詳慎經理,業已全數徑入內簾。臣于十一月初一日照例出闈辦事,仍隨時進闈,督率提調、監試等員稽查彈壓,□□□□□將出闈日期循例恭疏具題外,謹附片陳明,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注:①此為奉朱批時間。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抱病赴浙監臨及由浙回蘇各日期事奏片咸豐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再,臣前于六月間肝氣肋痛與便血舊癥復發,延醫調治,尚未全愈。因科場日期已近,辦[力]疾赴浙代辦監臨,已于奏報錄遺完竣折內附片陳明在案。臣于九月二十一日到浙辦理監臨事宜,率同提調監試各員振刷精神,竭盡心力,將科場事務一律辦理完竣,幸無貽誤。只因闈中晝夜勞碌,舊癥此前較重,趕緊醫治?,F在便血之癥漸愈,而肋痛時發時止,未能速痊。連日服藥調理,近覺稍輕,理合附片陳明,仰懇慈廑。臣于拜折后,遂于十一月二十二日由浙起程旋蘇,俟鹿鳴宴畢,再回江陰學署。謹將起程日期合并聲明,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注:①此為奉朱批時間。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斟酌辦理鎮江等處考試情形事奏片咸豐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再,臣原擬科場事畢考試鎮江,及至揭曉后,將一切事宜辦理完竣,約計十二月初旬方能回署,若再行文考試,距封印日近,天氣亦深,應試生童誠恐赴考不及。臣擬明年正月即赴鎮江考試,其余各屬一律挨次趕辦,于辛酉正科庶期無誤。惟揚州、淮安軍務未竣,縣府俱未考試,海州、徐州亦阻隔不能往考,只得考完鎮江,先將蘇、松、常、太四府縣科試考完,俟淮揚軍務報竣再考江北淮、海、揚、徐四屬。又據鎮江府屬送鄉試教官面稟,該屬與江浦、六合、儀征相近,因賊氛未靖,生童多移徙他處,回籍應試不易,亦欲照淮揚二屬歲科連試。尚未據該府詳請,俟明春臣按試時查看情形斟酌辦理,再具折會奏。謹先附片陳明,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注:①此為奉朱批時間。

浙江巡撫羅遵殿為江南借闈鄉試完竣并試官楊式榖等先后啟程日期事奏片咸豐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再,江南借用浙闈,于本年十月舉行咸豐己未恩科,并補行乙卯正科鄉試。兩省士子安靜完場,茲于十一月十二日揭曉。試官禮部右侍郎臣楊式榖、國子監祭酒臣皂保、代辦監臨江蘇學政臣孫葆元均于二十二日起程。其監試、提調等官,同考等官亦先后回蘇回皖,理合附片奏閱,伏乞圣鑒。謹奏。

咸豐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注:①此為奉朱批時間。

江蘇學政孫葆元為鎮江府請準歲科并考事奏折

咸豐十年正月二十二日

江蘇學政臣孫葆元跪奏,為歲科連考,仰祈圣鑒事。

竊臣原擬今年正月開印后考試鎮江府屬,業于去冬奏事折內附片陳明在案。茲據鎮江知府師榮光詳稱,鎮郡現在籌防緊要,丹陽、溧陽、金壇三縣均與溧水、六合相近,賊氛未靖,風鶴時警,士子多有遷徙他處,回籍應試不易,非寬以時日,考試恐趕不及,擬緩至本年四五月間,援照淮揚二屬之案,歲科連試,請奏前來。

臣復查該府所詳俱系此時實在情形,轉應請旨準其歲科連考,謹會同兩江總督臣何桂清、江蘇巡撫臣徐有壬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訓示遵行。謹奏。

咸豐十年二月初九日奉朱批:著照所請行。欽此。

安徽學政邵亨豫為酌擬前往皖北體察情形以酌辦考試事奏折

咸豐十年二月二十日

安徽學政臣邵亨豫跪奏,為皖北歲科兩試久停,酌擬前往體察情形,以興文藪,仰祈圣鑒事。

竊臣自去年二月十九日行抵徽州接印任事,因徽、寧、廣之屬兵氛已靖,于夏秋間諄催各府州試竣,即陸續將辦理考試情形隨時奏報在案。該士子等恭逢慶榜,并荷天恩加廣中額,歡忻鼓舞,士氣奮興?,F皖北一面軍聲大振,聞各州縣陸續收復,各士子望試之心與皖南無異,未便久令向隅。且皖南近日軍務,經臣張芾督率將士克復績溪縣城,徽境業已安靖如常。而鄰邑尚未肅清,一時礙難舉行試事。臣職在課士,未敢稍耽安逸,擬赴皖北體察情形,如有可以考試之處,即當趕緊辦理。至皖南赴北之路或有梗塞,再應相機繞道。

臣為皖北士子望試情殷起見,所有酌量擬赴皖北之處,合先恭折陳奏,伏乞皇上圣鑒。謹奏。

咸豐十年四月初八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責任編輯 劉文華)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9034103號-1京ICP備19034103號-2 京公網安備 11040202440053號 網站訪問量:0 技術支持:澤元軟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