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清史研究 > 文獻檔案 > 檔案利用
李慈銘批?!肚「畯d州縣圖志》考略
作者:?趙逸才 責編:

來源:《歷史檔案》2019年02期  發布時間:2019-10-24  點擊量:11329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換背景   簡體版   繁體版 


清 人洪亮吉有感于“大一統之 書,內 三館所繪秘圖,則流傳 匪易,鴻編 則家有為難”,因此撰著《乾隆府廳州縣圖志》50卷,便攜觀覽。此書 初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刊 刻,但未及一半,因斧資難繼而中 斷,后在 友人于宗 林協助下 于嘉慶七年(1802)刊 梓,今流傳 版本 有嘉 慶七年《洪北江集》本 、光緒五年(1879)授經堂刊 《洪北江遺集》本 及光緒二十三年新化陳氏三味書 室 本。中國國家圖書 館(以下 簡稱國圖)存 有嘉慶七年刻本 多種,分別著錄 為部 二、部 四、部 六等,部 二、部 六存 在多處眉批及校改,其中 部六中的眉批均是增加州縣四至,而且多是抄撮(乾 ?。兑唤y志》以補錄 ,乏善可陳。但部 二中的朱、墨兩色眉批、校語,涉及原文 的訛誤、脫漏等,頗具文 獻參考價值。

一 眉批作者及其藏書流散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部 二序前、目 錄頁及各卷首鈐有印章多枚,其中 序前鈐“國立北平圖書

館藏 ”及“會稽李氏困學樓藏 書印”,目 錄頁有“李愛伯讀書 記”印,各卷首或鈐“慈銘藏 印”,或鐫“越縵堂印”“愛伯手?!钡扔≌?。除“國立北平圖書 館藏 ”印外,皆為清 代藏 書家李慈銘的 印章,且書 中眉批多處出現“慈銘案 ”等,可知此本 為李慈銘舊藏 ,后歸入北平圖書 館。

李慈銘為同光時 期著名學者,學問 淹博,多有學士名流以書 相贈,其自稱“藏 書粗足五千卷”,

足見篋笥充盈。李氏收藏 雖非宋元舊槧,但幾乎每書 都有批注或題 識,多為后人所重。關于李慈銘藏 書 的流散,民 國學人黃華 撰《越縵堂藏 書讓渡記》論 之甚詳。李慈銘生前曾告誡子孫“勿分析,勿覆瓿,勿商賈手”,然其歿后,遂不克終守。李慈銘藏 書曾有過三次動議出售,最終售與 北平圖書 館。第 一次在 民國8年(1919),浙江省圖書 館欲購求李氏藏 書,且已議妥垂成 ,后省議會作梗,圖書 館購藏 之議作罷。第 二次的 交易對象為日 本人。晚清 民國時 ,日 本人屢在 江南購求古籍,光緒三十三年靜嘉 堂文 庫以10萬元購得陸 心源畢生所藏 ,文 人士子聞訊,皆稱“足為寒心”。李氏藏 書亦曾有流落異國的 驚險,越中 市儈胡某見李慈銘族人有售書 意,“以萬金捆綁而去,往踐日 人成 約”。只因日 本人所重為宋元舊槧,未能成 交,李慈銘舊藏 躲過此劫。第 三次是在 民國16年時 ,胡某與 日人交易不成 后,遂將書 轉售公 司股東陸姓,但陸 姓非喜好古書 之人,后因資金流通不暢,貶價售與 北平圖書 館?!秶⒈逼綀D書 館月刊 》的 創刊 號之 《本 館略史 》第 六條記載詳細:

 《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序》,編 號地88/852/部 二。

 國圖基本 古籍館著錄 編號:地88/852/部 二、部 四、部 六。

 相關研究可參考張桂麗:《李慈銘藏 書歸宿述略》,《圖書 館工作與 研究》2007年第 2期 。

 此文 原題 于《越縵堂書 目》首頁,現藏 北京 大學圖書 館。

 原為明 代藏 書家祁承《澹生堂藏 書約》中 語,李慈銘日 記(同治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引用此句。

 北京 大學圖書 館藏 ,黃華 :《越縵堂藏 書讓渡記》,《越縵堂書 目》卷首。

李慈銘批?!肚「畯d州縣圖志》考略

會稽李愛伯先生為同光著名學者,于史 學致力尤勤。其藏 書共九千一百余冊,內 中手批手校之 書,共二百余種,約二千七百余冊??甲C經史 ,殊可珍寶。本 館經地方政府介紹,全部 收入,另將李氏批校文 字,編 為讀書 札記,布于本 刊?!?/span>《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也隨著李氏藏 書一起為北平圖書 館所藏 ,后為國圖繼承。

李氏藏 書匯入北平圖書 館后,王重民 曾據此纂輯 《越縵堂讀史 札記》《越縵堂文 集》,王利器輯錄 《越縵堂讀書 簡端記》及《續編 》,其中 《簡端記》不僅包括了李慈銘所撰題 記,還收錄 李氏的眉批、校語,十分全面 ,為學界研究李慈銘生平、藏 書以及學術成 就等提供了極大的 便利。但檢諸以上 書籍,均未見載錄 李慈銘手?!肚「畯d州縣圖志》的 眉批、校語,可以說李氏對于此書 的??奔芭⑸胁粸閷W界知曉。有鑒于此,本 文特將書 中李慈銘眉批、校語略作評析,冀圖拋磚引玉。二 眉批糾《乾隆府廳州縣圖志》之訛

國圖藏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本 前有于宗 林跋語,稱“《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五十卷,北江先生未通籍時 歷客陜西 、河 南時 所著也”。洪亮吉為乾隆五十五年進士,故“未通籍時 ”當指乾 隆五十五年之 前。另呂培《洪北江先生年譜》載洪亮吉自乾隆四十六年至陜西 ,乾 隆五十一年三月赴河南開封 ,乾隆五十二年十月復入開封 ,直至乾隆五十三年八月與 畢沅偕行武昌。于跋稱“客陜西 、河 南時 ”,當是乾隆四十六年至五十三年八月間 。于宗 林與 洪亮吉交往密切,而且此書 的 刊刻幸得于氏資助,故其言定非虛妄。又《洪北江先生年譜》稱“乾 隆五十二年,是歲得詩二百首,撰《乾

隆府廳州縣圖志》”,可知此書 于該年初撰?!肚?隆 府廳州縣圖志·序》稱“閱以歲年,撰成 此志,卷裁五十,漸管見之 南周,譜及八荒,表盛 朝 之無外云爾。時 乾 隆五十三年,歲在 戊申長 至前五日 ”,明 言乾隆五十三年完撰,并開始付梓,今存 諸版本 首頁均題 “乾 隆戊申刊 起”,由此看來,此書 成 書速度 之快確實驚人,并且在 書 成 之后幾乎沒有進行審 改亦或??奔葱懈惰?。李慈銘《越縵堂讀書 記》亦稱“蓋其書 成于未第 客游之 時,不無草草,通籍以后,又未暇審 定???耳”。正因如此,《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中 存 在很多錯謬、訛誤。國圖藏 李慈銘手批本 《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有朱、墨二色眉批及校語,涉及原文 的疏誤、脫漏以及增補作者敘述簡略的 內容等,很多眉批不僅體現了李氏的 地理學功底,亦減少了《乾隆府廳州縣圖志》的 訛舛,使其更趨完善。

李慈銘的 眉批、校語糾正了原書 中 的錯訛,舉凡古地名、人物及地理沿 革,李氏校語多進行了詳悉的 考訂,茲舉例略予評述?!肚?隆 府廳州縣圖志》卷41稱“南海 郡,元封 五年屬交州”,李慈銘墨筆眉批云:“慈銘案 ,交州當作交阯?!稘h書 ·地理志》武帝南置交阯,北置朔方之 州。顏注引《胡廣記》云‘漢既定南越之 地,置交阯刺史 ,別于諸州’?!逗鬂h書 ·靈帝紀 》,中 平元年交阯屯兵執刺史 ,遺交州刺史 賈琮討平之 ?!对涂たh制 》,安南上 都護府 ,古越地也。元封 五年置刺史 ,漢本 定為交阯刺史 ,不稱州,以別于十二州。建安八年,張津為刺史 ,士燮為太守,共表請立州,自此始稱交州焉。是建安八年無交州之 稱?!边@段眉批在 于論 辯交阯與 交州稱謂,李慈銘以《后漢書 》及《元和郡縣志》為據,認為建安八年(203)之 前無交州之 名,故將洪亮吉書 中原文 改作“交

 《國立北平圖書 館月刊 》1938年12月第 1卷,書 目 文獻出版社 1992年影印版。

 《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跋》,編 號:地88/852/部 二。

 呂培:《洪北江先生年譜》,乾 隆四十六至五十二年。

 呂培:《洪北江先生年譜》,乾 隆五十二年。

 《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序》,編 號:地88/852/部 二。

 (清 )李慈銘:《越縵堂讀書 記》,上 海 書店出版社 2000年版,第 511頁。

 《李慈銘日 記》詳細記錄 了大部 分書 籍的 得來由自,遺憾的 是沒有注明 《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從何處購買抑或何人相贈。


阯”。20世 紀30年代,譚其驤曾與 顧頡剛探討交州之 名,譚其驤認為建安八年前應無交州,并以

《后漢書 》中 所載鄧讓等事跡為證,論 辯充分。顧頡剛認為未斷定揚雄《交州箴》為偽作及《漢志》注文 非班固原注之 前,不能徑自認為班固時 無交州之 名。但實質上 ,顧、譚二位各有所執,亦不能互相攻伐,因此顧頡剛稱“關于這個問 題 (交州之 名),你和我的 主張各有理由,亦各有證據;我固不能淹沒你的 證據,你也不能抹殺我的 證據。只恨古書 太多抵牾,古人不可復生,無法作根本 解決耳”。實際上 ,關于建安八年之 前是否無“交州”之 名,前賢并未解答,原因便在 于史 料互相抵牾,難以統偕。但李慈銘首先發 現并提出建安八年之 前無“交州”之 名,顯然早于譚其驤,但由于李氏眉批久藏 不出,且假于他書 之 中,譚其驤亦不曾目 睹,從這個層面 來說,譚其驤的 論斷與 李氏眉批可謂“閉門造車,出門合轍”。當然,李慈銘還詳悉考辨了東 漢至三國時 期 的交州治所的 遷移 ,補苴了《乾隆府廳州縣圖志》的 缺略。洪書 在敘及交州治所時 多有語焉不詳,其稱“漢末 移交州來治,三國吳黃武五年改置廣州,晉曰廣州南海 郡”,明 顯忽略了三國時 期交州治所的 遷徙變更,李慈銘廣征史 籍,考辨出自東 漢至三國時 期交州治所沿 革?!爸两恢葜嗡?,《續漢書 ·郡國志注》王范《交廣春秋》曰‘交州治贏婁縣,元封 五年移 治蒼梧廣信縣’。建安十五年,治番禺縣??肌度龂?吳志·士燮傳 》,建安十五年,孫權遣步陟為交州刺史 ,蓋當為賴恭被逐之 后,時 士燮雖各領交阯太守,而加將軍封 虞侯都七郡專制 海外。賴恭本 與蒼梧太守吳巨同治,后為巨所逐。步陟到后,巨懷疑心,陟遂斬巨。是時 ,尤治廣信也,其移 治番禺不知在 何時 。陟、燮兩傳 皆不載。至黃武五年,孫權始分合浦,以此為廣州,交阯以南為交州,尋省廣州,還并交州,以番禺為治所,后又徙交州于交阯,而番禺還為廣州,此所敘尚未分晰?!苯Y合李氏眉批,洪書 中關于交州治所的 遷轉沿革方才完備。反觀今人研究,仍難以逾越其考證之 上。李慈銘的 眉批、校語是仔細考辨后得出的結論 ,因而有必要重新審 視李慈銘對于《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以及還有尚未發 現的 其他書 籍的 眉批、校語。

當然,李慈銘眉批指陳洪書 之訛,并不限于傳 統沿 革的 考辨,還建立在 已有的 史 論基礎上 。關于金朝 諸帝陵的 位置,《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卷1作“金太祖睿陵在 縣西 北二十里云峰山下 ,世 宗興陵在 縣大房山東 北,相近有章宗 道陵、宣宗 德陵”??碱櫻孜洹毒?東考古錄 》,“宣宗 自即位之 二年遷于南京 (開封 ),三年五月,中 都為蒙軍所陷,葬于大梁,非房山矣”。后《日 知錄 》又有更為詳細的 考辨。李慈銘朱筆眉批作“案 ,此尚沿 《明 一統志》之 誤,金自海 陵時 ,遷始祖以下 十帝及太祖太宗 皆葬大房山以后,煕宗 至章宗 俱葬此,至宣宗 南遷汴都,葬于大梁,其時 燕京 之屬蒙古,何得復有德陵?《日 知錄 》辨之 甚詳矣”。李氏眉批并非妄下 斷言,而是復以前人考證為據。當然,洪氏書 中不囿于拾摭他說之 處,李慈銘亦多加贊賞。關于殷湯陵位置,歷來論 述不確,自《元和郡縣圖志》以來,尚有亳城、偃師、蒙縣、寶鼎四說,陳陳相因,多是無稽之 談。時 人孫星衍多有考辨,以湯葬于濟陰(山東 曹縣)。洪亮吉與 孫星衍交契甚摯,但沒有偏于其說,而是采信劉向,認為殷湯無葬處。洪亮吉沒有執信于史 籍流傳的各種誤舛,李慈銘贊其乃“通人之 論”。

此外,書 中多處出現李氏朱筆校語,直接改正原文 訛誤,如“殷洙邑,周初為衛國”,李慈銘以朱筆改“洙”為“沬”。查《史 記·周本 紀》引《括地志》稱:“紂都朝 歌,在 衛州東 北七十三

 譚其驤:《長 水集》,人民 出版社 1987年版,第 36頁。

 今人研究有梁雁庵:《漢代交州州治沿 革》,《廣州史 志》1996年第 2期 ;凌文 超:《論 三國時 期 的交州爭奪》,《成 都大學學報》2006年第 2期 。

 (清 )顧炎武:《京 東考古錄 ·考金陵》,《顧炎武全集》第 5冊,上 海古籍出版社 2011年版,第 79頁。

李慈銘批?!肚「畯d州縣圖志》考略

里,朝 歌故城是也,本 妹邑,殷王武丁始都之 ?!?/span>《水經注·淇水》《通鑒地理通釋》亦引《括地志》之 說?!督癖?竹書 紀年疏證》載“武乙三年自殷遷于河 北。十五年自河 北遷于沬”。因此,當以李慈銘改定的 “沬邑”為是。又如“漢永建四年,陽羨令周喜上 書”,朱筆作“案 ,喜當作嘉 ”。據《水經注》“永建中 陽羨周嘉 上 書以縣遠,赴會至難,求得分置,遂以浙江西 為吳,以東 為會稽”,周喜為周嘉 之誤,李氏校改當屬確論 。

三 眉批補《乾隆府廳州縣圖志》之闕

除了糾正原書 中 的錯訛外,李慈銘眉批對于《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脫漏的 補闕,亦堪稱精湛?!肚「畯d州縣圖志》卷48遵義縣處有墨筆眉批作“慈銘案 ,此處有脫誤?!杜f唐書 ·地理志》云,遵義本 恭水,貞觀元年于牂牁地置,及朗州廢,縣亦省。十三年復置州,亦復置縣。十四年,更恭水曰羅蒙。十六年改置羅蒙為遵義?!缎绿茣?》亦同。此處當曰唐貞觀元年置恭水縣,十一年省,十三年復置云云”,眉批將遵義本 作恭水時 隸屬朗州的 記載一并敘述?!杜f唐書 ·地理志》載:“漢武開西 南夷,置牂牁郡,秦夜郎郡之 西南境也。貞觀九年,置恭水縣,屬朗州。十一年省,十三年復置,屬播州。十四年,改為羅蒙。十六年,改為遵義?!?/span>李氏眉批稱“貞觀元年”恐有舛誤,但其言遵義縣的沿革皆與 《舊唐書 ·地理志》合?!肚?隆 府廳州縣圖志》卷18“遵義”下 作“唐貞觀五年省,十三年復置為播州治,十四年改恭水曰羅蒙,十六年改曰遵義”,此處不僅設置年月有誤,而且脫漏恭水初置時 本屬朗州的 記載,徑以為遵義一直隸屬播州,顯有因脫漏而產生的 舛誤。李氏眉批先述恭水屬朗州,復置后改屬播州,還原了遵義在 貞觀年間的沿革,補充了洪氏缺略的 記載。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中存在 的脫漏以及訛誤,遠不止李慈銘批校所引數例,清 代學者陸 續有糾謬《乾隆府廳州縣圖志》之 舉,如張宗 泰、章學誠、陳漢章、沈家本 、王懿榮等針對洪書 的不足及錯訛皆有指陳。其中 章學誠、沈家本 主要探討《乾隆府廳州縣圖志》的 體例問 題,洪氏著作完撰后,章學誠曾有信札與 洪亮吉商討,認為應改為以“總 督、巡 撫”分部 ,而沈家本 稱章氏“其言極辨,然循名責實,究有未安者”,認為不當以部 院為名,“今之 部院也,不過下 屬申上 之 文,私家往來之 牘,專就巡 撫一人而尊之 耳……其結銜無稱部 院者”,因而《乾隆 府廳州縣圖志》遵《一統志》之 成例,至為確論 。張宗 泰、陳漢章等則針對洪氏著作的 舛誤進行考辨。張宗 泰《書 洪亮吉〈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后》稱:“修武得名,由來已久,《漢書 》高祖至修武,陳平亡 楚來降;獲嘉以獲南粵相呂嘉 ,武帝行過更名,俱見《漢地理志》;而以為后魏始從山陽分置北修武,隋改置獲嘉 ,則于二縣源委未審 也?!?/span>以上 二縣的 得名,久已盛 傳,《漢志》應劭注稱“臣瓚曰:韓非書秦昭王越趙長 平,西 伐修武’,時 秦未兼天下 ,修武之 名久矣”。據此,修武之 名必不自后魏始見。又《漢書 ·地理志》載,“獲嘉 ,故汲之 新中 鄉,武帝行過更名也”,洪氏卻于此失察。陳漢

 (漢)司馬遷:《史 記》卷4,中 華 書局1959年版,第 123頁。按:妹、沬同音,可通用?!稌?·酒誥》“明 大命于妹邦”,此即稱沬邑。

 王國維:《古本 竹書 紀年輯 ?!そ癖?竹書 紀年疏證》,遼寧教 育出版社 1997版,第 76頁。

 (北魏)酈道元著,陳橋驛注:《水經注》,浙江古籍出版社 2013年版,第 531頁。

 (后晉)劉昫:《舊唐書 》,中 華 書局1975年版,第 1163頁。

 (清 )章學誠:《章氏遺書 》,文 物出版社 1982年版。

 (清 )沈家本 :《枕碧樓偶存 稿》卷4,轉引自譚其驤:《清 人文 集地理類匯編 》第 一冊,第 303頁。

 (清 )張宗 泰:《魯巖所學集》卷8,轉引自譚其驤:《清 人文 集地理類匯編 》第 一冊,第 302頁。

 (漢)班固:《漢書 》,中 華 書局1974年版,第 1555頁。

 (漢)班固:《漢書 》,第 1554頁。


章重點論 辨書 中關涉水道的 記述,糾正了書 中關于剛水的 錯誤記載。從這些學者的 考辨即可看出,他們或爭論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的 體例,或偏于具體史 實的 訂正。鮮有如李慈銘一樣,既評騭體例得失,又評價記載詳略,兼及史 實考辨、論 述異同等??梢哉f,李慈銘的 眉批校語以及讀書 記,具有相當大的 參考價值。

李慈銘除對《乾隆府廳州縣圖志》進行具體的 查證補闕外,還做了很多糾訛的 工作,而這些眉批與 糾謬的 細節,再 現了其讀書 的具體過程,為探究《越縵堂日 記》的 撰寫提供了參稽。李慈銘日記中 首先總 體評價《乾隆府廳州縣圖志》“詳沿 革、里貢、四距、八到、山川、城鎮、驛?!?,同時又稱“所志沿 革,亦多彼此失顧,時 見抵牾。歷代州縣之 名,脫載尤多”,這段論 述褒貶參半。與日 記中 所言相對應的 是,李慈銘眉批、校語對洪書 中 的建置沿 革進行了仔細的 考證,并且補充、糾訛了敘述的 脫漏以及抵牾的沿革記載,特別是針對新疆各地的 補苴。從這里即可看出,李慈銘撰寫的日記是在 通覽全書 并于各卷撰寫眉批之 后作出的 評騭。在 評價《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的 體例時 ,李慈銘又廣征洪亮吉與 章學誠的 往復信札以及《文 史通義》,在 論及殷湯陵時 不僅知悉孫星衍的 考證,還通曉《元和郡縣圖志》及《太平寰宇記》的 記載,可見李慈銘撰寫日 記時 早已熟稔關涉洪書的論述。更為重要的 是,李慈銘日 記中 批評洪書 不當缺少形 勝的 記載,否則難以稱作學人著述,《乾隆府廳州縣圖志》過于強調建置沿 革,而忽略了風俗人情的 描述,與 官方檔 冊無異。若非通讀全書 ,斷不敢如此評述。同時 ,日 記中 還稱每省各冠以地圖,但僅見大意而又不計里畫方,“既多疏略,無所折衷”。復旦大學圖書 館所藏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內 ,多今人墨筆修改,其中 對各省卷首地圖均進行了訂正和補充,對于疏略的 地圖元素在 旁白處繪制 新圖。遺憾的 是李氏眉批或者校語中 沒有針對地圖的 修改,但日 記中 的 論述已然體現了其對《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的 整體評判,于此可見李慈銘對于洪書 的精準了解。綜上 所言,李慈銘日 記中 關于《乾 隆 府廳州縣圖志》的 讀書札記,是仔細閱讀書 籍后隨筆標注眉批,并結合自身的 學識,撰寫的 具有總 結性的 敘述。在 這個過程中 ,眉批、校語是作者思考的 縮略,并由此上 升為字字珠璣的 評論 。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作為重要的 歷史 地理學文 獻,其價值無需贅言,其中 遺留的 李慈銘眉批、

校語,對客觀評估洪亮吉的 輿地學成 就以及李慈銘本 人的 學術造詣皆有價值。但由于長 期庋藏 秘閣,不為所知,因而全面 梳理并評價李氏眉批、校語,于此二者皆有裨益。同時 ,自邵懿辰之 后,清 代學者評價《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幾乎眾口一詞地認為“其書 無甚發 明,特一統志之 節本 ”,加之 梁啟超《中 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總 結有清 一代學術,稱其“一統志之 節本 ,稍便翻覽而已”,因此致使《乾隆府廳州縣圖志》的 價值長 期被低估。但通過李慈銘的 眉批、校語以及時 人的 考辨文 章可知,此書 較《一統志》,詳于水道、城鎮,價值不可小覷。


 (清 )陳漢章:《綴學堂初稿》卷4,《書 洪稚存 〈剛水考〉后》,轉引自譚其驤:《清 人文 集地理類匯編 》第 四冊,第 473頁。

 (清 )李慈銘:《越縵堂讀書 記》,第 511頁。

 (清 )李慈銘:《越縵堂讀書 記》,第 511頁。

 此本 現藏 于復旦大學圖書 館,《續修四庫 全書 》據此影印。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9034103號-1京ICP備19034103號-2 京公網安備 11040202440053號 網站訪問量:0 技術支持:澤元軟件
5544444